第22章 意想不到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二十二章 意想不到

“他没有问题。”一个冷淡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。

这声音清晰无比,却又无法辨认来自何方,秦姓弟子内心大怒,想要看看到底何方神圣,找出来是谁就要安他个扰乱法会的名头。

他严厉地看着对面的散修们,却意外地发现对面全是惊讶和疑惑的表情,就连自己对面的石轩,也是愤怒中夹杂着这种表情,再往孟玉尝处看去,他却是和自己一般迷茫的表情。

石轩为什么会惊讶,因为他看到说话的是那位从清晨开始就端坐在后方、不言不语不动、专心致志修炼、仿佛泥塑神像般的冷面雷君莫渊,他睁开双眼,用毫无感情的眼神看着这里,清冷无比地开口。

意想不到!意想不到!不仅石轩意想不到,诸位散修、几位空闲的内门弟子、真传弟子谢方伟等等,所有人都意想不到,为石轩说话的居然是莫渊!

明轻月在转头看到是莫渊之后也张着小嘴,露出了一脸意外的可爱表情,当然,还是有许多外门弟子搞不清楚状况,一脸茫然地四处打望。

秦姓弟子见大家都是看向自己身后,心中暗叫一声不好,忙转头望去,他刚开始以为是谢方伟,可谢方伟的声音不是这样啊,待得相熟的几位内门弟子暗做眼色,秦姓弟子才看到莫渊正漠然地看着自己,顿时脸色就灰败了起来。

孟玉尝在搞清楚了发话人之后,再也不复刚才放心从容的微笑,脸色铁青,双拳紧握,其上火焰隐隐跃动。

石轩是听说过冷面雷君莫渊公正严明,但从来没想过他会这么快为自己说话,刚才自己虽然愤怒,可还是有盘算的,准备通过话语制造不公的气氛,然后借势再请莫渊裁断,如果他真是公正严明,那结果自然好,如果不是,这样的蓬莱派,入了门也是危险无比,还不如再去罗浮派试试,谁知道自己还没辩解,莫渊就为自己说话了,他就这么的公正严明?

秦姓弟子心知这个时候还是要鼓起勇气分解几句的,否则就坐实了自己刚才是无端指责,他貌似委屈地开口:“莫师叔祖,可他的功法来路真的不明。”

“与他何干?”莫渊说话的时候也是不带一点表情的,神情漠然。

秦姓弟子还要继续辩解,孟玉尝却是再也按耐不住自己,走了出来,对着莫渊行礼道:“莫师叔祖,可是让这功法来路不明之人入了宗门,对其后的修士何其不公。”

话没什么道理,但却是成功激起了排在二十之后的散修的心思,顿时有人声援起孟玉尝来。

莫渊看都不看孟玉尝,只是看着秦姓弟子道:“如有不服,可向掌门申诉。”这就是在拿自己法会主持的身份拍板定论了。

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不由地看向石轩,这厮难道也和刚才解唯一样,是莫渊私收的弟子,或是他家亲戚,犯得着这么偏向他吗?

石轩也是疑惑不解,自己受到不公,莫渊为自己辩解两句还勉强算情理之中,可不理主持盘问的内门弟子,直接决定,那就太偏向自己了吧,他就真的那么肯定自己没问题?石轩自己都不敢肯定呢!

孟玉尝额头青筋暴跳,还要大声抗辩几句,却被莫渊冷冷的眼神扫过,就将他的满腔心思给堵了回去,只能转头全部恨意地看向石轩,似乎恨不得食他的肉,喝他的血。

石轩心中冷笑道,做决定的是莫渊,你有本事找他去,只敢将怒火发在自己这个受污蔑的受害者身上,真是无胆匪类。不过想到进了蓬莱派之后会受到的刁难,石轩又有些头痛了。

秦姓弟子见莫渊下了决断,只能示意石轩通过盘问,算是蓬莱派外门弟子了,让他站到谢方伟身后去。

石轩走过去的路上,被众人拿奇怪的眼色频频打量,甚至明轻月在石轩站好后,还悄悄地问石轩:“石师弟,你和莫师叔祖是何关系?”旁边是余若水好奇的表情。

石轩只能苦笑道:“我和莫师叔祖可是一点儿关系也没,他的名头还是在潮汐坊第一次听见呢。”

明轻月也只是好奇而已,得到石轩的肯定答案就不再发问,再说,法会场上可不是聊天叙旧的好地点。

莫渊在这件事之后,又再次闭上眼晴,不发一言,让众多期望看好戏的修士大为失望,那厮真的只是运气好,遇到公正严明的金丹宗师主持公道?

后面的几位修士自然是顺利通过秦姓弟子的盘问,结束时刚刚好到孟玉乾为止,气得他直拿仇恨的眼色瞪石轩。

养气期修士却是只贬落了一位,周蝶兰也如孟玉乾一般刚好被卡在那里,她眼圈通红,似乎马上就要哭了出来。毕竟养气期修士基本上都是三岛海域的本地修士,在这个阶段可没几个修士有身家从其他海域和地界过来,能过来的都是财大气粗的大家族子弟。

就在众位修士垂头丧气准备离开的时候,谢方伟站了出来:“诸位请慢!”

见诸位修士拿疑惑不解的眼神看他,谢方伟淡然一笑:“这次法会,莫师叔经过掌门允许,决定从迎客岛开始就考验大家的心性,因此对有些外门修士的所作所为不闻不问,看在这种环境下诸位是何表现,下面就是刚才通过的修士中,不合蓬莱派要求的。”

众位修士大喜过望,想不到还有一次机会,不过这个时候可不会吵闹,都安静地等着谢方伟念姓名。

“侯白,在竹楼时仗着修为欺凌其他修士。”

…………

被念到姓名的修士都是脸色刷白,可不敢抗议,因为那确实是他们所作所为,指不定蓬莱派还用留影术之类的术法留下了证据。

这次被贬落的修士有引气期三人,出窍期四人,养气期两人,不过谢方伟并没有停止的意思,继续念着:

“孟玉乾,仗势欺人、贪花好色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最后,总的被贬落的修士计有引气期五人,出窍期八人,养气期四人。

意想不到!意想不到!现在按顺序能够进入蓬莱派的几位修士真是激动和意外的表情交杂,怎么都想不到还能绝地逢生,这里面包括周蝶兰,甚至包括张海平。

就连石轩等人,看到身边有修士惨白着一张脸,自行离开山峰时,也是惊讶无比,想不到蓬莱派这次的心性考验居然是这样?而不是大家早就耳熟能详的问心路,真是意想不到啊!

“我不服,凭什么在竹楼就要考验心性?为什么不告诉我们?我要找长辈评理!”被贬落的修士中还是有理直气壮抗议的,这些都是各大家族的子弟们。

可惜莫渊和谢方伟对他们的抗议是视若无睹,早有几位内门修士在谢方伟示意下,将他们给拎出了山峰。真的是拎!几位内门弟子用真气幻化的大手拎着他们的衣领,将他们给丢到了来山峰的路上。

石轩是第一次看到真气的这种用法,有淡青色的真气,有青白雷光闪耀的真气,有海水般深邃蓝色的真气,有深红火焰组成的真气,它们幻化成大手印,真是华丽无比,同时也是威力不凡,难怪常听人言,一到引气期,炼成真气,那就是攻防一体,是其下境界的修士不依外力难以抗衡的,就算是一百个出窍期修士,没有好法器、高阶符篆的情况下,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一个引气期修士。

待现场平静下来,才重新开始了后面修士的身家背景盘问,周蝶兰和张海平都顺利地通过,进入了蓬莱派。

余若水见好友通过盘问,开心地两颊发红,轻轻地对石轩赞美着蓬莱派这次的招收弟子法会。

石轩也为周蝶兰开心,这位小姑娘除开比较害羞外,其他外面都还是不错的,这次蓬莱派在心性考验上是真正下了功夫的,不过想到刚才叫嚣的大家族子弟,石轩又有些为莫渊担心,怕是有好一场风波要承受了。

“诸位外门弟子跟我来,明日清晨举行入门之礼,今日好好休息。”白姓内门弟子在谢方伟示意下,取出一件法器,抛到空中,它迎风就长,最后变成一艘十多丈长的华丽楼船。

诸位外门弟子依次上了这楼船,只见里面金碧辉煌,各种器物都是穷尽奢侈,见到这些新师弟师妹的眼神,白姓内门弟子一边驱使这楼船临空飞行,一边有些尴尬地道:“这楼船叫穿云舟,却是我向另外一位赵师弟借的,他就爱这些事物。对了,我叫白奇,你们叫我白师兄就行了。”

“白师兄,不知我们这是去哪里休息?”有位胆子较大的修士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,正是那位一脸顽皮的解唯。

白奇见是解唯,苦笑着说道:“解师妹,等你正式拜入玉师叔祖门下,我可就得叫你解师叔了。我们蓬莱派分成七大峰二十八小峰,外门弟子都是住在这二十八小峰中,你们这批入门的,男性弟子是在虚日峰,女性修士是在心月峰。”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