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问心路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二十章 问心路

石轩也不隐瞒,笑道:“石某根骨只得中上,天资、悟性却是都判了上上。”

其实对于石轩这种年轻修士,问的内容还少了些,若是年纪大一点的,还会问从几岁开始修炼,免得遗漏了成年才开始修炼,但进境很快的人才。

周蝶兰嘴巴张开惊讶地叫一声,然后赶紧捂住嘴,缓了一下才说道:“想不到石大哥你有两项上上,余姐姐只有根骨是上上,天资、悟性都只得上。”

“呵呵,那余姑娘总得来说,比石某还要强上一些,不知蝶兰姑娘你怎样?”毕竟是相熟修士,石轩也关心地问了问她。

周蝶兰脸色微红:“我三项都是上,比不得你们。”

“不错了,蝶兰这个结果,在养气期修士里面,算是排前面的。只是没想到蓬莱派招收弟子的法会如此简单,我还以为会上擂台打过几场呢。”余若水半是高兴半是鼓励地说着。

石轩却是听明轻月提起过:“境界高一等,其下的修士再厉害也打不过,蓬莱派只是找能传承道统,能修炼到金丹期的修士,又不是找能打的修士,何必用擂台比武的形式呢,还不如测毅力、心性呢。再说,进了门派,还是会指导实战能力的,每五年还有一次斗法大会,可以让诸位弟子锻炼斗法、比武的能力,免得日后行走天下吃了亏去。”

“想不到石道友你知道这么多,真是消息灵通啊,不过境界比实战更重要这点,我却是有反面例子哦,我很是崇敬的一位前辈修士“剑老人”,就是剑气无双,据说在大海边观潮百年,领悟了无量剑气和剑气雷音,以神魂期的境界,越阶杀死了一个金丹宗师,虽然是下品金丹,那也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壮举。”说起剑老人,余若水的话就滔滔不拘。

“呵呵,你也说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壮举,可想而知,越阶挑战是多么困难。当然,那种有好法器、灵器,甚至法宝的除外,只是想不到余姑娘你却是对学剑很感兴趣。”石轩以前倒是没听过这事,毕竟自己只是修真界的一个菜鸟。

余若水难得一见的脸红了:“我若是能成为蓬莱派真传弟子,必然选那门祭炼剑匣的真传,成为无回剑庸祥那等人物。”

说话间,这边已经测试完毕了,谢方伟听过九名内门弟子的回报,然后将结果报于莫渊。待莫渊下了决定,谢方伟才对着几千修士道:“凡是天资、根骨、悟性三者间,有一样是在中以下的,都请回竹楼吧。”

在中以下,就是中下、下、下下三等,这话一出,不知道多少修士哀叹,可他们也不敢闹事,光是莫渊一只手就能收拾掉这里所有修士,只得垂头丧气地往山峰下走去。

到这批修士走完,广场上只剩下七八百号人,站在一个偌大广场中,显得稀疏无比,结果石轩环视四周一番,却是轻松看到提前几天出发的明轻月了,她正好和几名女性修士站在一起。

见石轩看来,明轻月微微笑着点头回应,石轩也微笑致意。

见其他修士都离开了,谢方伟才站了出来说道:“诸位修士,请上这云彩,下面是问心路。”说完用手一指,地上浮起了好大一朵白云,差不多有半个广场大小。”

七、八百个修士站在云彩上,这云彩还显得绰绰有余,可想而知它有多大,谢方伟再一指,白云缓缓浮起,向山脚飞去。

到了山脚,就看到一条笔直的路,从山脚直抵山峰,中间有石穿石,有岩穿岩,无路则横空而过。

“这问心路上是用不出术法、法器的,诸位请。”白云缓缓消散在地上,谢方伟站在路口对众多修士说道。

除开建造一条这种路的难度,这条路看起来也就是普通的路,没有一点儿异样。修士们互相看了几眼,终于有人踏了上去。

直到石轩走上这条路,才发现它的与众不同之处,四周全是白雾,只能看得清周围一点儿远,这些是在外面看不出来的。

本来石轩是与周蝶兰、余若水一起走进的问心路,可现在却是看不到其余人等,只能自己缓步往前而行。

往前走了一会儿,身上渐渐感到束缚,每走一步,都要耗费更多的精力,而且四周静悄悄的,就连自己的脚步声也听不到,好像是被关在了一个绝对寂静的地方。

石轩想要发出声音,可是说出话来,却连自己都听不到。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下,石轩越走身上束缚越大,心里面的各种情绪也在这安静下发酵起来。

渐渐的,石轩发现自己连雾气也看不见了,四周一片黑夜般的冷清,不能看、不能听、不能说,甚至连捏身上的皮肤也没有感觉,放佛自己根本不处在这个世上。

在这种令人发毛的感觉中,石轩只觉得焦虑、紧张、愤怒、沮丧、悲伤、痛苦等情绪越来越浓,想大吼大叫,可惜也明白即使大吼大叫,自己也听不到,甚至感觉不到嘴巴在动,依着本能,迈着沉重的脚步往前行走。

还好石轩记得这是在考验,才保住灵智不昧,运起《宝录》上收束念头的无上法门,控制住了情绪。这种法门并不是术法,只是观想中的一种手段,和人平时深吸气平定情绪没什么区别,因此并没有使用不出来。

保持住情绪上的安定,石轩在束缚越来越重中艰难前行,到最后,被这种束缚都压得快趴在地上了,可石轩还是没有停下前进的趋势。

终于眼前一亮,石轩发现自己又站在刚才见到的问心路上了,没有黑暗,没有雾气,距离山峰仅有一段不远的距离。

石轩环顾了下四周,看到明轻月停在前面不远处,神色安静,想来是已经走出了幻觉,余若水、周蝶兰等人还在身后缓慢行走,只是她们眼神空洞,脸上浮现出种种不安的情绪,看起来就快要发疯了。

因为担心着规则不允许,正考虑要不要帮她们的时候,余若水和周蝶兰已经走到石轩刚才站立的地方,她们的神色突然生动了起来,四处打量,看来在幻觉中走到这条线就能清醒了。

“石大哥,刚才我差点就疯了。”周蝶兰摸着胸口,后怕地说道。余若水也是频繁点头。

“我想你们能走出这幻觉,应该就是心性不错的了,你看后面有多少修士瘫软在原地,然后消失。”石轩指着身后道路上的修士说道。

因为准备恢复下体力,再继续往上行走,所以从幻觉中出来的修士们,都停在了原地。可是有不少修士在幻觉中已经油尽灯枯,一停下来就再也无法前行了,这里面又以养气期修士为多,其中包括周蝶兰。

这时传来谢方伟的声音:“还有一刻钟,不能到达峰顶的,就请回吧。”

那些再也无法走动的修士都绝望地瘫软在地,石轩突然发现孟玉乾这个纨绔子弟做出一副好心肠的样子,主动去搀扶那些瘫软在地的修士,一下就明白了过来蓬莱派还是喜欢能友爱同门的修士啊,毕竟谁也不想收白眼狼一般的弟子,只是家族子弟知道这些却不肯外传,怕是占了许多便宜。

看向明轻月,她也正在扶起一位瘫软的女性修士,见石轩往来,轻轻眨了三下眼睛,意思不言自明。

石轩见余若水已经搀扶起周蝶兰,知道她这是真心实意,也不再提醒她,自己找了一位男修士,将他搀扶着往山峰前行。

在幻境中,养气期修士的体力基本是榨干了,出窍期修士的则还能勉力支撑。只有引气期经过天地灵气淬炼的,才不见什么异样,不过石轩估摸着,三者的难度、要求应该是不一样的。

石轩在勉力支撑的情况还扶着一位修士,走得是更加慢了,还好距离峰顶不远了,终于在还剩一点时间的时候,踏上了峰顶,然后只能勉强站着,一步也迈不出去了。

到一刻钟之后,谢方伟使了个术法,将瘫软在距离峰顶不远处的养气期修士移上了峰顶,而出窍期修士则是不知道移到哪里去了,和先前在幻觉中不能自拔的那些修士一样。

“养气期修士能走出幻觉,心性、毅力就算上,还能自己走上来的算上上。”谢方伟只是解释了下养气期修士的标准不同,出窍期和引气期则只字不提。

现在山峰上还剩下不到两百修士,这其中不包括参加外门执事测试的引气期修士,也不包括十二岁以下孩童,他们都是另外不同的测试。

在这些修士休整的时候,在山顶另外一个隐蔽处,孟玉尝正在询问一个之前负责测试的内门弟子:“秦师弟,我弟弟如何?”

这位秦师弟苦着勉强算的上不错的脸说道:“孟师兄,令弟只排在出窍期的第二十三位,这次怕是无望了。你们用丹药把他的根骨改得太好,结果配合着他的修为年纪来看,天资、悟性只能打中上了,这个可是很容易查出来的,不可能作假,哎。”

孟玉尝脸色如常地说道:“什么叫无望,后面不是还有身家背景的盘问吗,找借口贬落几位就是。”

“可是,孟师兄,排在他前面的估计多是三岛海域有根有底的修士,若是随便贬落,莫师叔看着呢!”秦师弟可不敢冒这个险。

“还有不是来自三岛海域的修士的,不是吗?”孟玉尝开始微笑起来。

“可其中肯定有其他海域来历很大、身世清白不怕查的修士,要是全都贬落,也太明显了!”秦师弟依然苦着脸辩解。

孟玉尝笑容如春风般温暖人心:“总有那么几位的,秦师弟,若是这次事成,我会求祖爷爷收你为徒的。”

秦师弟犹豫了半天,才开口道:“好吧。我尽量试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