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法会开始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十八章 法会开始

穿过玉门,石轩只觉得眼前一亮,外面是一个方圆几十丈的白玉底平台,在日光下闪烁着柔和的白光,和如水洗过的蓝天相映成趣,四周是各种形状的白云,呼啸着从耳边刮过的则是高空的狂风。

环顾了四周一下,见到的都是前面上来的修士,只有正前方平台边缘坐着一个穿月白色道袍的年轻男子,正盘腿闭目坐在那里,似乎身后的百丈高空就如平地一般,安然祥和、专心致志地修炼着。

这年轻男子看起来普通,可只看在这狂风肆掠的高空,他的道袍和头发都纹丝不动,就知道他绝不简单了。

石轩和余若水、周蝶兰站到旁边等了一会,到修士都来得差不多了,那几位外门弟子才从玉门中穿了出来,走到那年轻男子的身边,很是恭敬地行礼道:“谢师叔,人都来齐了。”

年轻男子这才睁开双眼,站了起来,镌秀的脸上是温和的笑意,对着诸位修士平和地道:“在下蓬莱派谢方伟,让诸位久等了。”

话一说完,就见他袖袍一卷,整个玉楼顿时放出蒙蒙清光,接着众多细小清光汇成一道粗大的清光,往白云翻滚的另外一边投射而去。

几个呼吸之后,这粗大清光就稳定在了那里,仿佛一座桥一般。

石轩在谢方伟自报姓名的时候就惊讶了一下,因为听明轻月提起过,这谢方伟是蓬莱派九大真传弟子之一,既是诸位真传弟子中实力最强的,这一代真传弟子中最有希望结成金丹的,同时也是最低调的,除开门内弟子,就只有那些和蓬莱派关系匪浅的人才知晓他的存在。

“诸位请,这清光桥的另一边就是我蓬莱岛的本岛了。”谢方伟脸上的笑意依然是那么温和,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身为蓬莱派真传弟子的傲气。

这清光说是粗大,可那也是相对细小清光而言,实际也就一人行走的宽度,在高空看来,那是危险异常。

“石道友,你刚才在惊讶什么?”余若水注意到了石轩刚才的惊讶。

石轩也不好隐瞒,苦笑着说道:“余姑娘,这谢前辈可是蓬莱派的真传弟子之一啊。”

“啊。”这个名头让余若水和周蝶兰都小小的惊呼了一声,身边听到这话的其他修士也是惊讶崇敬地看向谢方伟。

余若水拿眼望向谢方伟,好一会儿才用坚定的语气道:“有朝一日,我也要别人拿这种眼神看我。”

这时候,已经有修士本着蓬莱派家大业大,害自己根本没有收益的心思,踏上了清光桥。

他的脚刚一踏上去,就见落足处荡出阵阵涟漪的清光,不过整个清光桥则是纹丝不动。他这才放下心来,将另外一只脚也踏上了清光桥。

不一会儿,石轩等人已经来到了清光桥边,只见这清光桥穿梭在白云之间,伸向未知的所在,透过桥下白云,依稀能看见下面微小的树木,蚂蚁般的人群,这构成了一种奇异的魅力,吸引人纵身往下跳。

石轩摇头摆脱了这种感觉,抬头正好看见余若水也在那里摇头,不由得相视一笑。余若水指着脸色苍白的周蝶兰,低声对石轩说道:“我走最前面,还请石道友你走后面,让蝶兰走中间,这样也方便我们两人照看一二。”

举手之劳,石轩自然点头称是,余若水满意的嫣然一笑,仿佛鲜花绽放般摇曳着走上了清光桥。

安慰和鼓励周蝶兰上了清光桥,石轩自己才缓步踏上光柱,脚落处,清光以涟漪状往外散开,不过脚上的感觉就如踏在平地上。

这清光桥如透明琉璃一般,往脚下看去,就能透过桥身看到下面的白云,以及白云缝隙处露出的地面诸般事物,只是看起来非常小。

走在清光桥上,四周是鼓荡的狂风,吹得人衣物猎猎作响,每走一步,都有被吹下去的感觉,加上桥下的风景,那吸引人往下跳的奇异魅力,周蝶兰的脸色是越来越苍白。

这时,前面有位修士似乎是忍耐不住这种感觉,祭出法器,就要用飞的方式到目的地,可是他刚驱使法器,就见清光桥分出一道细微清光,围着他一绕,就将他绑的结结实实,然后朝后一抛,他就腾云驾雾般落在了白玉平台上。

他猛地站了起来,检查身体,却是什么损失也没,然后就听到一把温和的嗓音:“这位道友,蓬莱派与你无缘,你还是请回吧。”抬眼看去,正是谢方伟平和地对他说道。

刚想辩解一二,可看见谢方伟身后的几位外门弟子露出严肃的表情,立刻就打住了,毕竟是自己理亏,只得悻然往玉门走去。

见此情况,修士们都明白,在清光桥上不能用法器飞行,怕是连术法也不行,只得老老实实地缓慢往前走。

周蝶兰走了几步,不小心又看向了桥下,只觉得头晕目眩,差点瘫倒在桥上。还好余若水和石轩一直都在注意着她,忙出手扶住她。

“蝶兰妹妹,不要怕,蓬莱派不会让咱们摔死的。好了,不要往下看,盯着我的头发,可以吗?来,慢慢走。”余若水一扫脸上冷傲的表情,温和地安慰着周蝶兰,最后让周蝶兰拉住自己的衣袖,牵着她慢慢前行。

石轩则挡住身后的修士,对他们的责骂充耳不闻,到周蝶兰恢复勇气继续前行后,才迈开步子跟了上去。

白玉平台上的谢方伟看着清光桥这边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到诸位修士已经走到白云之中,看起来朦朦胧胧之后,谢方伟身边的一位外门弟子才壮着胆子问道:“谢师叔,从到迎客岛开始,就考验诸位修士的心性、毅力,这样是否不妥,以前都不是这样的?”

“妥与不妥,自有莫师叔承担,我们照吩咐就是。”谢方伟微微笑道。

谢方伟平和的态度让几位外门弟子放下心来,其中一位瘦高个子,五官英俊但脸色苍白的弟子上前一步问道:“可是这样是否对那些家族子弟不公呢?”

谢方伟看来他一眼,笑骂道:“我记得你是庸家的庸历鼎吧,你怎么不想想往以往心性考验家族子弟占了多大便宜。都知晓了宗门喜欢什么样心性的人,自然能装一番出来。要不然以你的性子,还真不一定能进得了宗门。这次只是让大家都回到同一条线了而已。”

庸历鼎也不生气,笑呵呵地回答:“谢师叔,要不是我叔祖逼我,我还真不想进宗门,不仅无聊枯燥的要死,就连那些个女修也没见一个知情识趣的。”

“真不知道庸师叔在家族里怎么就瞧得上你这慵懒好色的家伙。”谢方伟摇头笑道。

“我叔祖说,那些个家伙,一个个阴沉无比,算计来算计去,虽然他们是为家族牟利,但和他们呆在一起还是分外难受,有什么事一剑斩去就是!远不如我好色好地坦坦荡荡来得让他能接受一点。”庸历鼎自爆其丑不见愧色。

“好了好了,这事不要泄露出去,不要以为悄悄泄露出去无人知晓,金丹期的手段你们知道几分?好了,去迎接下一批吧。”谢方伟结束了话题,吩咐他们去小岛边迎接下一批的修士。

石轩走在清光桥上,越往前走,风越大,到得后来,几乎能够把普通人给整个吹下去。石轩明白这怕是不正常的风,多半是术法、阵法等造成的,而很有可能,这是蓬莱派对这么多修士的第一关考验。

本来上辈子石轩是有点恐高症的,但经过这些年修行,加上也曾经用法器上天飞过一下,已经基本不再害怕了,可这清光桥下的风景却是有种奇异的魅力,勾起人们往下跳的心思,即使是石轩现在的心境修为,都有点跃跃欲试。

运用宝录上的法门,石轩收束住念头,平抑了心境,步伐不紧不慢的往前走。同时小声提醒了前面的余若水和周蝶兰。

余若水和周蝶兰已经是在勉力支撑,看她们的脸色,很有可能下一个呼吸,就往清光桥下跳去,得到石轩的提醒,明白过来这可能是考验后,才重振了旗鼓,眼睛专注平视前方,战战兢兢地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走。

一刻钟过去了,云雾缭绕的前面有修士凄厉地大喊一声,然后就纵身往下跳,可他刚离开清光桥,就被分出来的一缕清光给绑住,扔回白玉平台上。

他的遭遇不仅没有唤醒修士们,还像引起连环反应般,感染了众多修士的情绪,让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往下跳,然后被清光送回白玉平台上。

到得这一波结束,石轩看看前面的队伍,又看看后面的队伍,已经是稀疏无比,就算再停下来整顿,怕也没有人来指责了。

余若水和周蝶兰在这种情况下,反而激发了勇气,不仅没有走不动路,还越走越平稳,越走越有自信,让后面的石轩看得啧啧称奇。

石轩也是越走越放松,四周白云朵朵,仙气缭绕,走在其中颇有行走在天宫的感觉,一时之间,石轩专注于美景,倒是忘了种种担忧、恐惧的情绪。

突然,前方传来一阵欢呼声,石轩三人精神一振,明白这清光桥要到尽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