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途(中)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二十三章 途 中

和掌柜的交代了几句,石轩就将丁明德带回了自己的小院子。虽然说是要秉烛夜谈,但丁明德一路又累又饿,现在吃饱喝足,正好困意上头,和石轩聊了几句,就止不住眼皮的下搭。

石轩见状会心一笑,想起了自己以前通宵之后去上课的情景,忙带丁明德去了左厢房安顿。

回到自己的房间,石轩并没有立即开始观想,而是闭目盘坐,看似养神或者修炼,其实则放开了灵觉,戒备地观察着整个院子,对之前那道阴狠的目光,石轩可是不敢有任何大意的,而且若是有人前来,自己说不定就能得到更多的消息。

可惜那道目光的主人今晚并没有来夜探石轩的院子,整个院子只有丁明德的打鼾声和院中梧桐上的蝉鸣声,让夜晚显得安宁而又静逸。石轩戒备了一个时辰之后,才放下提防,开始观想起来。这段时间,不管是在路上,还是在客栈酒家里,石轩一直没放松过观想的修炼,每日都能感觉到自己灵魂的强大,已经进入了壮魂期的巅峰,可惜还是没摸到灵魂出窍期的门槛。

月光如水,夜风微凉,石轩观想结束之后就坐到窗前看着院子中的夜景,听着各种细微的声音,这种感觉就像独立于整个美高梅mgm娱乐之外,安静地观察着这个美高梅mgm娱乐。对于石轩而言,其实一切都像是一场梦,但既然来到这里了,能做的只有奋力向前。

对于石轩现在的修为而言,每日的睡眠还是很必要的,尤其是明日将要去通玄山一行,更加需要养足精神。本来石轩已经安排好具体的行程,但丁明德的出现让石轩把双虎村放到了行程的第一位,因为不太了解所以更要万分戒备。放松片刻之后石轩就就寝了。

一夜安睡。

天色微白,清风送爽,石轩清晨练体之后要了两份早饭,然后叫醒了丁明德。通玄山在城西北五十里处,以石轩的脚程的话,几个时辰就到了,但带上丁明德这个一看就是文弱书生的人,则很有可能要走一天。所以早早地叫醒丁明德,之后无论是步行还是雇佣马车,时间上就能比较宽裕了。

院子当中,梧桐树下,石桌旁,丁明德坐在石轩对面,一看就是没有睡醒的样子,但他性格虽然有些书呆子气,但却没有什么自高自大的心态,明白自己只是蹭石轩的饭和屋子,很是配合的洗漱了一下就起来了。

“明德兄,我已经安排小二去叫马车了,这样我们申时初就能到达通玄山了。应该能赶得及?”石轩问道。

丁明德有些感激地说道:“子昂兄,多费心了,据我表兄说,大管家会在酉时在雨花亭等我一个时辰,完全来得及。”

饭后,石轩和丁明德背上行李,到柜台前付足了店钱,而石轩则额外多给了二两银子的打赏给店小二。店小二感激地满脸通红,恭顺地带着石轩和丁明德走到客栈侧门。

一走出侧门,就看见一架比较朴素的马车,两匹马看起来都是年龄有些大了的驽马,车夫则是一个长得有些忠厚的中年汉子,见得石轩二人出来,忙上前点头哈腰地说道:“二位老爷,这是要去通玄山吧,我郑大牛不是自夸,这条路走了快二十年了,坐我的马车那是又稳又快。”

“恩,刚才小二已经给你说了,这趟只要你赶得好,不只车钱的二两银子,我还额外打赏你五两银子。”石轩现在还是很有些闲钱的,而且到了现在后天大周天的阶段,只需要每日吃足弥补精气的食物就行了,野外还能打打猎,银子的需要没有在夏安城时那么高了。

“一定一定,两位老爷放心好了,放心好了!”郑大牛见收入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,很是欢喜地道。然后让两人进了马车,自己坐在车架上,扬起了手里的鞭子。

郑大牛果然没有吹牛,虽然马车颠簸在所难免,但对比之前坐过的马车,已经是好上太多了,光是看丁明德只是脸色发白而没有吐出来就是明证。石轩见丁明德没那精神说话,就和郑大牛拉扯些闲话。

不愧是往通玄山赶了二十年马车的人,郑大牛的很多话虽然没有让石轩获得更多的消息,但也侧面印证了石轩之前打探的一些事情,比如通玄山确实每年都有人失踪,虽然都是传被野兽所食,但能找到尸骨的始终只是少数,也比如通玄山夜晚常能听到类似虎啸的声音,传闻是那怪兽所发。

午时刚到,郑大牛见日头高照,就对石轩道:“石老爷,已经走了大半路程了,再走一个时辰多些就到了。前面有一处茶铺,现下午时了,不如去那里喝些茶水,用些饭食,歇息歇息再走。”

石轩看了看脸色发白的丁明德,想了想没剩多少距离的路程,点头:“那就过去歇息吧,正好现下午时。”

马车又走了半刻钟的样子,就看到了一座简陋的茶铺出现在路边。一个小小的亭子作为厨房,外面支着个大大的凉棚,随意放着五六张方桌,再挂上一幅写了“茶”字的幡,就是整个茶铺的全部。

就到石轩他们的马车停下,茶铺里就出来了一位娇小的中年大婶,头发略有些花白,对石轩几人道:“几位客官可是要喝茶,一大壶只要十文,我们这里还有熏肉、熏鸡以及米饭。”

“那来一大壶茶,再把熏肉和熏鸡各切一盘,米饭满上。这些钱够了吧?多的就算打赏。”石轩看了看郑大牛和丁明德,然后给了老板娘一两银子道。

“够了!够了!几位客官里面慢坐。”老板娘见到出手比较阔绰的客人,很是殷勤地道。

或许是因为八月间,天气炎热,没多少人愿意出远门去上香拜佛,整个茶铺里只有一桌有一位客人,这位客人很是魁梧,光是坐着就有老板娘差不多高,浓眉大眼,络腮胡,看不出具体年纪,穿着一身旧道袍,满是破洞和污迹。桌上摆着一把巨剑,比寻常江湖人士用的剑整整宽了一倍,长了五分,另外就是一大壶茶,一盘熏肉,几个看起来像是自带的馒头。

除此之外,就是茶铺后面树林边缘围了个布帘子,周围几个彪悍的护卫,这是权贵人家的女眷出门游玩。

郑大牛拿了些吃食和茶水就回马车上去享用了,一则是看着马车,二则是他觉得自己的身份不配和石轩二人坐在一起用餐。

石轩本来打算三人一起用午饭的,但郑大牛自己坚持,石轩也不便强求,和丁明德二人就着茶水吃着熏肉,随便闲聊着丁明德通玄山当西席之事。

丁明德虽然之前颠簸得有些发晕,但看见吃食还是恢复了精神,边吃边眉飞色舞地谈着以后的安排。

这时候,那魁梧道人一下站了起来,身高足有九尺(一尺约0.23米),比石轩差不多高一个头,拿上自己的巨剑,然后缓步走到了丁明德的身后,面无表情地朝着石轩点了一下头,石轩不知道他想做什么,只是戒备地看着他,这高壮异人步履之间,行止之中都能看出来是位高手,具体什么境界,石轩可还没那能力看出来。

丁明德正讲到兴头,忽然感觉一片阴影罩在头上,对面的石轩也微笑着看着自己的身后,忙扭头一看,就见魁梧道人站在身后如高山压顶一般,不由自主地向石轩方向挪动了一下。

魁梧道人表情冷淡地说:“某家也是要去通玄山双虎村,听闻二位是同路人,就过来结识一番。”不知道是故意这副有些冷淡的表情,还是确实不太会与人打交道,看起来很是傲慢。

“道长有理了,道左相逢,就是有缘,不知高姓大名?”石轩内心有些戒备地开口。

“某家不是道士,只是这道袍宽松,穿着舒服罢了,某家姓燕,师傅取个名字叫‘巨剑’。”燕巨剑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。

这师傅取名字的水准实在有够差的,石轩腹诽两句,然后介绍:“这位是丁明德丁先生,这次是去通玄山双虎村当西席的,贫…在下石轩,本是去通玄山游玩,正好碰上丁兄台,一见如故,就结伴同去。”

燕巨剑仔细地打量着石轩二人,有些意味深长地道:“某家是去通玄山双虎村寻找一位故人的。”

燕巨剑也不征求两人的同意,自顾自地就坐了下来,石轩有心看看这高壮异人有什么目的,也就没有阻止。寒暄之后,燕巨剑开始向丁明德询问起关于通玄山的事情来,虽然是旁敲侧击,但他好像确实不太会与人交谈,让石轩摸得一清二楚,只有丁明德这个书呆子才看不出来,很是高兴认识了一位新的朋友,有问必答得很爽快。石轩心下暗自嘀咕,难道也是来寻仙求道的?

而当石轩反过来想在燕巨剑身上套问通玄山双虎村的消息时,则发现这高壮异人对石轩的问题基本上都用“不明了”回答,要不然就直接无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