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各有手段入禁中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一百六十五章 各有手段入禁中(保底第一更)

——今天会有月票四百五十加更,谢谢大家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等镇徐子从这种感觉中渐渐清醒过来,就发现旦旦而伐的身体似乎没那么虚弱了,像是静心休养了半个月般,充满了精力,思考没有任何阻碍,非常清晰,顿时心中一惊:“本以为会像那些产生迷幻效果的草药一般,在清醒过后让人空虚衰弱,但这丹药竟似能强身健体,补益精神,真真仙家丹药!”

镇徐子以前炼丹时,偶然尝过一些奇异草药,陷入过迷幻之感,但效果比起这丹药,相差不可以道里计,而且后果严重,故而他一直不敢拿这类草药炼制的仙丹唬弄皇帝,荣华富贵也得有命来享受才行。

他猛地站起身来,撞翻了身边的铜盆,哐当一声巨响,大喝道:“还不快请两位道长进来!”

一想到皇上吃了这仙丹之后,更加倚重自己,疏远国师,镇徐子就心头火热,倒要看看那两位游方道士有何要求,若是太过分,哼,家中侍卫、弟子可是不少,违禁手弩亦有一些,就算你们是天下第一剑器好手,也难逃一个死字。

不过转念想到能炼出这等仙丹的道士,肯定不凡,怕是有些灵异,与国师一般,镇徐子就按下心头贪婪,决定与他们好好谈谈,只要不涉及自己的荣华富贵,以及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,那什么要求都能答应,否则他们逃了出去,转而献给另外几位真人,甚至直接献给国师。自己就亏大了。

辜鸿宇比镇徐子先清醒过来。听了镇徐子的吩咐,忙不迭地转身往外奔去,镇徐子则示意其他弟子、侍卫。将手弩、刀斧等准备好,躲在屏风之后,若有不对。摔杯为号。

过了片刻,辜鸿宇领着两位穿着朴素的道士进来,一男一女,相貌皆是普通,女的更是有点丑陋,似乎脸部不对称,他们将背负的四口宝剑、袖中的手弩都一一交给了侍卫。

这番动作让镇徐子放下心来,两位似乎诚意十足。

可进入大厅之后,走了几步。正当辜鸿宇要通报之时,就见那年轻男子突然毫无征兆地扑了出来,啪啪啪三步。跨过了不短的距离。冲到了镇徐子面前,右手伸出。骈指成剑,在镇徐子咽喉处停住。

而那女道士则前进一步,制住了辜鸿宇。

这一变化,兔起鹘落,不提屏风后持着刀斧、弓弩的弟子、侍卫们没反应过来,就连站在镇徐子两侧的贴身护卫都目瞪口呆,似乎全然没想到暴起发难地会如此之快。

镇徐子又惊又怒:“你们想做什么?!老道与你们无冤无仇!”要不是服食了仙丹,凭往常他的精神、身体状况,怕是已经吓得软倒在地。

石轩戏谑道:“既然无冤无仇,那屏风之后,为何会有那么多刀斧手、弓手?”靠着对身体的超强控制,石轩和墨景秋是勉强将脸上肌肉移动少许,改变了容貌。

“你,你们怎么知道的?!”镇徐子愕然反问,自己还没摔杯为号,而他们又刚刚进来,凭什么发现!

石轩笑道:“怪只怪真人你太贪心,布置的人太多,呼吸掺杂起来就很重了,另外,一间房子内,没有人、有几个人、有几十个人,进来之后感觉到的生气是全然不同的。”都不用石轩、墨景秋用心灵映照之能以及有触必应的感觉。

“好,咱们各退一步。你们既然找上门来,想必也是诚心做交易的,莫要伤了和气。”镇徐子算是见过世面,很快冷静下来,让屏风后的弟子、侍卫们全部退出了大厅。

石轩微笑点头,倒退三步,在另外一张太师椅上坐下:“这个距离,贫道尽可抵得千军万马、强弓硬弩。”墨景秋也抛下辜鸿宇,走到石轩身边坐下。

“你们献出此等仙丹妙药,不知想要从老道这里得到什么?”镇徐子见事已至此,开口问起石轩、墨景秋的来意。

石轩拿出一个玉盒,打开现出里面的朱红色丹药:“这丹药只有贫道能炼制,目前还剩八粒,愿意都献给真人你,只求你出入禁中时,带着我们师兄妹。”

“你们想做什么?!”镇徐子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,这两位难道是反贼,那自己宁愿死在这里,抄家灭门可不是好玩的!

墨景秋看了镇徐子一眼:“真人你六十有八了吧?以你的精力、身体状况,还能侍奉皇上多久?不如挣得国师名号后,早早告老还乡,享受荣华富贵,又不用提心吊胆。”

“你们原来是想借陪老道出入禁中的机会,在皇上面前多些露脸机会,等皇上喜欢上了这仙丹,就能坐到老道的位置。”镇徐子自觉了然了两人的心思,心中不由大骂,不当人子,不当人子!

石轩敲打着桌子:“若没有这仙丹,真人你自觉封得了国师吗?荣华富贵还能更进一步吗?你年纪不小了,做人需得知足。”

镇徐子被说得有些心动,伴君如伴虎,他见过好几位道士因为练出的丹药有问题,被追夺出身和赏赐,一夜沦为乞丐,更有甚者,还被当做邪魔外道,生生拖出去给砍了的,要是封了国师后,风风光光地返乡,安度晚年,不失为一条好路子,于是他的语气变得松动。

几番讨价还价,石轩、墨景秋态度坚决,加上石轩不时用眼神、手势等施展暗示之法,让镇徐子是彻底放下心来,肯定他们确实是追着功名利禄、荣华富贵而来的,因此勉强答应:“等我明日献一粒仙丹给皇上,若他喜欢,后日老道就以弟子的名义带你们入宫。”

…………

京城西北方向的九定门,这日刚要关上城门,就看到远处四匹高头大马拖着一乘马车,呼啸着奔来,前方奔驰的侍卫,拿着王命令旗,高声喝道:“四皇子入城。”

守门兵丁当即停下动作,看着前面侍卫、后面马车狂奔着入城,哪怕是到了大街,亦没有丝毫迟缓。

一边推着城门关上,守卫兵丁们一边啧啧称奇:“四皇子不是一贯冷面沉静吗?这要发生了什么大事,才会急成这样?”

“难道是西北又燃战火?”

“肯定不是,若西北燃了战火,他这钦差巡视大臣岂能临阵脱逃。莫非四皇子生了急病,慌着看太医?”

“呃,这倒是有可能。”

……

狂奔的马车之上,四皇子看着软榻之上清丽柔弱、纤美绝伦却奄奄一息的女子,既心痛又急切地道:“璟儿,已经到京城了,马上就能找到善治你这胎中不足之症的太医,以及千年人参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那日相见后,两人言谈甚欢,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,但沐璟却是突发急病,陷入垂死,而举国名医都在京城,千年人参,则自己府上就有,因此四皇子是不管不顾,用驿站马匹换行,昼夜兼程,不知累坏、累死了多少匹马,竟不比石轩、墨景秋慢多少的到达京城,毕竟官道易行。

这样的举动,过几日必受御史弹劾,弹章加起来怕是会过百封,而且十多年来塑造的稳重冷静形象,肯定会毁于一旦,但四皇子却丝毫没有后悔的念头,心中一片平静,只要沐璟好转,那什么都值得了。

作为皇室之中有望大宝的皇子之一,身边哪少得了美貌侍女,**之事虽然喜欢,却不会沉迷,可一见沐璟,四皇子就觉得一颗心安稳了下来,仿佛这二十多年人生,就是为了等待她的到来,等到相处日深,更是难以自拔,心心念念都是她的身影,不由暗道一声:“今日始知何为不爱江山爱美人。”

“四爷……其实……只要有千年人参……小女子将养一日就会恢复。”沐璟惨白的脸上扯出一丝笑容,分外惹人怜惜,“不要忘了……我可是剑器高手……还要为你献舞于皇上。”

从四皇子口中打探了混元金斗下落之后,沐璟哪还顾得上去追杀石轩、墨景秋,先天道胎可是先到者先得,因此赶紧装病,借助四皇子的力量,总算最短时间内赶到了京城,心中暗笑道:“末法之地,自然要借助朝廷的力量,石轩、景秋你们自负实力、单打独斗惯了,倒是被执念蒙蔽了心灵。”

…………

翌日,到了傍晚,镇徐子回府,一脸喜色,即使看到石轩、墨景秋这两位让自己会提前告老还乡的道士,亦是收敛不住:“皇上很喜欢,非常喜欢!言荣登大宝几十年,都比不过服食丹药后的那一刻神仙享受,而且享受完后,还精力充沛,头痛之症大为好转,有益寿延年的兆头。”

“嘿,升仙丹不愧是升仙丹,皇上已经开口,过几日就封我为国师,哈哈,你们不知道当时朱国师的脸色有多难看!”

石轩笑道:“那请国师信守承诺。”这丹药服食一粒倒是问题不大,若连服五粒以上,可就会自坏身骨,养成瘾头。

…………

又过一日,皇城之外,石轩、墨景秋跟着镇徐子来到宫门前,接受搜身,由于镇徐子最近大受宠信,他昨日亦提前知会了大内总管,言今日会带一位女弟子进来,因此专门有宫女来负责查看墨景秋身上有无刀剑弓弩。

抬头看了看宫城之上盔甲鲜亮,刀剑斧枪林立,强弓硬弩的箭头闪烁寒光,石轩接受完搜身后,悠然迈步走入皇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