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一张丹书贴殿前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四十一章 一张丹书贴殿前

“是谁在祈求自己?”石轩心中掠过一丝疑问,闭目仔细聆听冥冥中的那道声音。

“请石祖师降临,救我大安朝和归真教于水火。”……

声音细微而重复,仿佛有人在石轩元神里窃窃『私』语,不过石轩总算听清楚了其内容:“原来是中土归真教的事情。”

知道了来源,石轩将元识扩展到天枢峰外务堂,查看起里面关于中土之地的记录:“『洞』渊教。『洞』渊神尊?如果真是他的话,倒也是个老熟人,只是想不到还能再遇见他。”

在外务堂有关中土之地的『玉』简里面,记录了最近一年来,中土王朝的变化,大安朝穷途末路,『洞』渊教所向披靡,其中有不少神道修士的身影出没。

对于中土之地,八大宗『门』因为神霄宫在此处潜修的缘故,都给予了足够的关注,有什么大事发生都会第一时间知晓,但关注归关注,中土的事情,大家是不敢『插』手的,生怕违了神霄宫的意思,惹恼了这位强大的存在,那宗『门』覆灭只是反掌之间。

本来有回龙观这处所在,可以让八大宗『门』派高阶修士去中土搜集材料,寻觅人才,以及磨砺道心,甚至有限度地『插』手中土之事,但自从三百多年前,盗泉子被神霄宫从回龙观中赶了出来后,八大宗『门』就再也不敢派高阶修士过去了,只能通过一些手段,关注中土的大事变化。

石轩将来龙去脉都『弄』明白后,想了一下,将元识沉入太极图和先天八卦连接的地方,通过因果联系,降下念头。

…………

中土之地,洛京城,回龙观。

徐成高、皇后阮氏等人足足磕了半个时辰,他们自己都记不清楚自己到底磕了多少头,祈求了多少句,只知道蒲团、青砖上的鲜血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,一片红褐『色』的血块上是淋漓的鲜血。

他们的额头上根本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,咽喉、嘴巴干燥疼痛,声音低沉沙哑,每祈求一句,就像有刀子在喉咙转动一般产生剧烈的疼痛。

可是祖师殿上的三位祖师依然没有任何反应,除了雕刻的栩栩如生外,与其他泥胎木雕一样,毫无生气。

皇后阮氏虽然也在锻体,但修为不深,此时已经油尽灯枯,难以为继,眼前一黑,就歪倒在了地上,神智恍恍惚惚,眼前只余黑白二『色』,周身疼痛难耐,尤其是额头和喉咙。她只觉自己已经离死不远,两行清泪不由自主滑落,心中凄然想道:“祖师真的放弃了大安朝和归真教吗?还是说祖师根本就未成仙得道?几百年过去已经化为了黄土。”

另外徐成高、魏敬、周伟、万雪、徐宏达则是使出身体最后的力气,使劲地、重重地磕头,用几乎难以发声的喉咙祈求道:“请石祖师降临,救我大安朝和归真教于水火。”内心是惶恐、凄然、绝望『交』织。

但就在这时,一道浩瀚、宏大、威严、庄重的意识从天而降,落在祖师殿前高台上,并笼罩整个大殿,让本来冷清、『阴』郁的殿内一下亮了起来,充满了浩瀚广阔的味道,震撼得徐成高等人呆愣当场。

『迷』『迷』糊糊之中,阮氏只觉眼前紫光升腾,庄严神圣,然后身上一阵清凉,头脑立刻清醒过来,额头、喉咙、腰背的疼痛全部消失无踪。

阮氏愕然坐起,看着前方高台上,左手那青衣高冠、脚踏雷光、出尘脱俗的塑像上有阵阵紫电环绕,金泥雕的双眼上细碎雷光聚成两个紫『色』瞳孔,威严不凡,让人不敢直视。

“祖师,祖师,祖师真的显灵了?!”此时此刻,阮氏心中只有这一句话闪过。

“尔等祈求本座,所为何事?”那青衣塑像上发出宏大空冥的声音,仿佛在殿内所有人心灵中响起。

徐成高、周伟等人终于回过神来,『激』动、狂喜的情绪猛地爆发开来,久久难以平静,真的是祖师!真的是石祖师!果然是石祖师!

祖师发问,他们哪敢不回答,徐成高强忍住内心情绪,再次叩拜道:“回禀石祖师,有『洞』渊神尊这邪魔外道,蛊『惑』民众,想要推翻大安朝,灭了归真教,断了祖师您的传承。”

他叩头之时,才发现额头已经不再疼痛,也没鲜血再次留下,顿时对祖师的神通广大敬佩万分,深信不疑,而且随着自己的述说,徐成高心里忽然升腾起浓烈的心酸和委屈,眼睛不由自主就湿润了起来,就像每一个被人欺负后找到了靠山的小孩子。

石轩远隔近百万里,加上刚才通过因果联系施展道术治好他们的伤势,念头维持很是费力,但依然用空冥庄严的声音道:“尔等可有祸害民众?是否失了民心?归真教是否沦为家族禁胬,让外姓修士遭遇颇多不平,难有成就?”

其实石轩是知道来龙去脉的,不过为了澄清归真教的气氛,让徐老道的传承继续,才如此发问。

徐成高听见祖师问话,不敢隐瞒:“回禀石祖师,弟子从继位以来,兢兢业业,不敢有祸害百姓之事,而且天下承平已久,正是繁华之世,民心没有遗失,只是那『洞』渊教依仗护法、神兵修为高深,『迷』了百姓神智,才能一路打到洛京。至于归真教之事,弟子不太清楚。”

石祖师的强大超乎他的想象,他是一句谎话都不敢说,要是因此失了最后希望,那才是因小失大。

而在石轩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周伟、万雪,甚至是皇族远亲徐宏达,都泛起心酸委屈的情绪,双目含泪,似乎感受颇深。

等到徐成高回答完之后,周伟立刻叩头道:“归真教第十九代弟子周伟拜见石祖师,祝石祖师长生久视,仙福永享。弟子虽受宗『门』大恩,愿意与宗『门』共存亡,但有些话不得不说,宗『门』确实被徐氏嫡系垄断,传授道法、分配资源各种不公,外姓弟子屡受打压,宗『门』几成徐氏修仙家族附庸。”

万雪、徐宏达跟着在旁边磕头附和。

这些话说的徐成高、阮氏是脸红不已,原来归真教树倒猢狲散是有这个原因的,可惜自己等人却是视而不见,当时心里想的是,归真教不就是徐家的吗?现在悔恨不知来不来得及?

然后他们见到青衣塑像的紫『色』雷光瞳孔一阵闪耀:“成立宗『门』是为了更好传承道统,两位徐祖师也是这个意思,徐家日后能有入『门』固定名额就行了。周伟,本座命汝为归真教此代掌教,重建归真教,汝可愿意?”

石轩一直觉得归真教的掌『门』叫观主有些怪怪的,干脆就趁机改掉,还是掌教比较符合自己的口味。

周伟哪会不愿意,正是求之不得:“祖师有命,弟子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。”说完就开始三叩九拜。

“万雪,徐宏达,汝等可愿意辅佐周伟,重振归真教?”宏大空冥的声音继续在殿内响起。

万雪、徐宏达齐齐叩头道:“回禀石祖师,弟子愿意。”

接着他们就看见一道闪烁的紫光分成三道,打入了自己三人脑海中,仔细一看,乃是《归真经》的讲解。

“本座这些年于道法上又有体会,现传与汝等,汝等需得细细体悟,日后若能突破引气,可到三岛海域蓬莱仙山拜见本座。”石轩以现在的见识,重新注释讲解了一遍《归真经》,修正了里面的一些错误,补上了一些内容,其『精』妙处已经远远胜过原来的《归真经》,毕竟石轩现在是元神真人,《归真经》的创始人只是一位金丹宗师。

周伟三人惊喜『交』加,那讲解让他们看得是如痴如醉,胜过以前的学习的不知道多少倍,要不是顾及场合,早就沉『迷』进去了。

他们感『激』涕零地道:“多谢石祖师恩赐。”

『交』待完归真教之事,石轩重新打量惴惴不安,满含希望的徐成高、阮氏道:“徐家夺了江山,创立大安朝,自然就有被人夺取的一日,乃是因果循环正常之事,不过现在乃邪魔外道作祟,本座就破例给汝等一点帮助。”

徐成高、阮氏先是听得脸『色』煞白,最后才悄悄松了一口气,其实只要不是邪魔外道,就没有什么好怕的,于是赶紧叩首答谢道:“多谢石祖师大恩。”

话音刚落,只见一张幽黯、深邃的黑『色』符纸从塑像上的紫『色』瞳孔中飞了出来,慢悠悠地飞到了徐成高手上。

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传递仙术,并让其可以保持一段时间,石轩颇为费力,而且仙术威力百不足一,其作用的范围也小了很多,不过对付引气以下的修士却是足够了。

“将其贴于殿前即可。”随着空冥的声音渐渐消散,紫光闪亮,浩瀚、威严的意识冲天而起。

塑像恢复了正常,祖师殿也恢复了正常,只有在场六人才知道刚刚是如何的不同寻常。

“洛京城中,『洞』渊教修士,死!”徐成高看着似符纸非符纸的黑『色』竖条上用红褐『色』所书写的神秘文字,其如同凝固的鲜血,诡异非常。

“这样就有效果?”几人都闪过一点疑问,但刚才石祖师出场太过震撼,让他们是不由自主就深信起来。

其后徐成高亲自将其贴于殿外匾额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