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乌云如幕现大洞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十三章 乌云如幕现大洞

莫非是自己现在尚未开始破坏龙脉,此身的气运目前相当于一劫阳神真人,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围绕自己发生,然后让自己连手都不用动,看着双方拼到两败俱伤,就可以施施然过去捡些便宜?

石轩莫名冒出这个念头,这可不是好事,自己现在需要的是低调行事,暴露了身份,可是会受到人仙大妖群殴的,加上这些人仙、元神级数以下的便宜,自己也看不上眼,一念至此,石轩用四象灭世剑将自己的气运压制到了正常。

天空中是二三十道遁光追逐前面一道遁光,不过那道金色遁光很快,后面只有一青一白两道遁光能够跟上,其余遁光都被远远抛在了天边。

眼看前面四道遁光划破长空,就要越过万仞岭,可这时,万仞岭某处高峰上,突然升起一个巨大的黑龙虚相,朝着那金色遁光呼啸而去。

金色遁光不得不停了下来,半空中浮现出一尊高达百丈、耳垂阔大、身穿袈裟、前额突出、怒目圆瞪的金色罗汉像,罗汉手中持着一根金色韦陀杵,周身金花乱坠。

他挥着韦陀杵,遥遥往黑龙虚相打去,那韦陀杵迎风便长,化成几里大小。其上九道金环互相碰撞,发出一阵清心宁神的禅音,让黑龙虚相不由自主地迟缓了一个刹那,然后黑龙虚相就被宛如高山巨柱的韦陀杵结实地打在身上。

黑龙虚相倒飞出去,内里如同水波摇晃,动荡不定,高峰上则响起了蹬蹬蹬的巨大脚步声,看样子是受激之下,不由自主地后退三步。

金身罗汉虽然实力不凡,胜过黑龙虚相许多,但被其阻了这么一阻,后方那一青一白两道遁光就赶了上来,一个化成青鸟虚相,一个化成白虎虚相,齐齐扑向金身罗汉。

见状,金身罗汉不敢怠慢,一手挥杵打向青鸟虚相,一手结印,凭空幻化出现一个金色巨钵,底上口下,就向着白虎虚相盖去。

青鸟虚相双翼一个扇动,就卷着铺天盖地的青色飓风,缠住韦陀杵,并且不停发出轻鸣之声,缓和由韦陀杵带来的乱人心神,让生不出争斗情绪的禅音。

而白虎虚相则是带着锋锐凌厉的气势,发出巨大吼声,直直迎向那金色巨钵,巨钵上闪现的金色禁制,在白虎虚相的攻击下,纷纷瓦解破裂。

此时,黑龙虚相已经反卷过来,身周是漫天的蓝色巨浪,拍打向金身罗汉,金色罗汉立刻于背后显化出一朵金莲,放出万丈金光,抵住那黑龙虚相和蓝色巨浪。

一时之间,双方僵持不下,不过金色罗汉看起来已经是手段尽出,那三个虚相则是略有保留,防备着对方最后的博命底牌。

他们相斗之处虽然距离破道观足有几百里,但打斗产生的余波和狂风,则是将这道观的屋顶整个吹飞,让道观里面的众人直接看见了漆黑的夜空。刚才的乌云,刚才的暴雨,在这方圆几百里全部消失,就像天空被捅破了一个大洞一般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包括顾沧海、卫沛凝在内的众人,才发现了天上巨大无比、显眼至极的金身罗汉、黑龙虚相、白虎虚相、青鸟虚相和他们之间的激烈争斗。

一波波惊天动地的攻击和防御,把吴正奇、吴恩秀一家,以及那些和尚们,看得目瞪口呆,胆战心惊。

“白额巨虎管空。”顾沧海和卫沛凝似乎心有灵犀般,同时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,正是此人领着众多武修,打破了落霞山道华门,杀死了自己父亲和娘亲。

石轩听他们二人提起过这件事,所以知道白额巨虎管空其人,不过他们的仇,最好还是由他们自己来报,这同样也是道心修炼的一环,否则自己出手的话,现在稍稍动念,就能让那管空莫名其妙死在金身罗汉之手。

这番打斗,实在看得石轩是没有兴致,那金身罗汉不知道是不是走的肉搏路线,分外喜欢挥舞他那韦陀杵,其余的神通道术只用了护身金莲和渡敌金钵,要不是现了罗汉金身,石轩差点以为他是武道修士。

佛门修士虽然自菩萨之下,同样分成七个境界,但与道门的分野却是不同,道门是金丹为界,丹成无悔,实力也剧增。

佛门则是以罗汉金身为界,眼耳口鼻身意,每开一识,就能出现一种对应阶数的天赋小神通,凝聚罗汉金身时,则是六识合一,天人交感,产生末那识,直接出现三四种六阶以上的神通道术,并且罗汉金身本身的实力也相当于六阶道术。

只是现在这金身罗汉,却是以肉搏为主,所以石轩判断他的几门神通道术,除开那金莲和金钵外,应该都是和肉搏有关,倒是一个好生凶猛的罗汉,不过这样的话,就失了道术上面的灵活多变,而这恰恰是对付武道修士的一个好办法,这般硬碰硬,简直就是挑战对方的最强项。

武道修士同样分成七阶,分野与佛门相同,以凝练武相为界。锻体、养气、入微这三个阶段,与道门相差仿佛,只是不用去观想,通过修炼武道功法,使灵魂与肉体慢慢调和、融洽,等到灵魂肉体初步结合,就能感应灵气,进阶先天,凝练罡气。

其后必须修炼出武道意志,不管是刀意、剑意、还是拳意,再将其与罡气结合,升华出神意,对罡气如臂使指,接着就是修炼与自己武道意志相符的窍穴,使肉体变得更加强大,与罡气融为一体。

武相则是三魂七魄尽数融入肉体,激发窍穴,天人交感,神意于虚空中凝练出武相,根据各人不同,武相威力在道术六七阶之间,之后还能慢慢修炼增强,到了相当于九阶道术圆满的实力,就要将武相与肉体合一,踏入生死玄关,进军不死人仙的境界。

此时,与那金身罗汉相斗的三个武圣之中,以白额巨虎管空实力最强,武相只差一点,就能达到九阶的程度,青鸟、黑龙则相差不多,都是刚刚八阶道术的实力。

而那金身罗汉,一身神通道术都是近乎九阶,本命灵器更是已经圆满,相当于半法宝的程度,所以直面他韦陀杵的青鸟武相,开始很有些狼狈,靠着自己的本命灵器青阙剑,以及白虎武相的本命灵器斩龙刀过来相助,才将局势扳了回来。

卫沛凝和顾沧海相视一眼,都看了对方眼里的刻骨仇恨,可两人都知道现在不是报仇的机会,先不说是那金身罗汉处在下风,就算是管空被人围攻,以他们两人的实力也插不上手,术法、法器根本连分对方心神的作用都没有,挠痒痒都算不上。

顾沧海的双拳,卫沛凝抱着石轩之外的单手,握了又松,松了又握,连续几次,才同时长叹一声,按下心思,准备以自身修炼为主,不能让报仇蒙了心智。

看到这一点,石轩略微欣慰地点点头。

到了这个时候,远方的几十道遁光终于赶了过来,吴正奇、吴恩秀以及那些和尚们也回过了神来。

那帮和尚回过神来后,直接跪倒在地,对着被人围攻的金身罗汉不停磕头,口中嗡嗡嗡小声念个不停,大抵上不外乎,罗汉现世,佛门复兴有望;罗汉大展神威,降妖除魔……吴正奇一家则是呆愣愣地想着,不知身边的两位前辈高人,可有半空中罗汉、武相那般厉害,毁山灭城不在话下。

赶过来的几十道遁光,在半空中一一现出身形,领头的是一位年轻公子,他朗声笑道:“想不到当年飞来院走脱的两大罗汉之一的金杵罗汉,居然会自降身份来刺杀本官,还好本官身边常年至少有一位武圣保护,否则非着了你的毒手,将堂堂罗汉的面子丢尽了。”他的实力插不上手,只能用言语来分金杵罗汉的神。

至于他身后的武道修士,则不管有没有用,将罡气、本命法器等使出,攻向金杵罗汉。

“哼,卓天南,你杀了我佛门多少弟子,本座不过讨回点公道而已。”那金杵罗汉恨恨开口,手上并不松懈,依旧与三位武圣战个不停。

卓天南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哈哈大笑:“金杵罗汉,你别的地方不跑,非往万仞岭跑,难道你不知道本官父亲大人经常在此处修炼吗?真是找死!”

听到镇南王可能在此处,金杵罗汉内心难免产生了一些波动,出现了一丝破绽,被白虎武相抓住机会,扑了上去,躲过金莲佛光,一爪拍在他的前胸,打得是金光四溢,金花乱飞,从天而落,落下地点就在道观百里之内。

三位武圣哪会顾及道观里的众人,武相威力全开,配合本命灵器,铺天盖地就往暂时失了反应的金杵罗汉打去,其威力余波将道观笼罩在内。

叹息一声,石轩见其威力余波也不是道观众人能抵抗,正要出手挡住,忽然,远处龙脉中摇摇传来一道威严、厚重的意志,将自己锁定。

居然有人凭借龙脉气运和本身实力,躲过了自己的元识探查!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