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 剑气纵横 莽莽林海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八十九章 剑气纵横 莽莽林海(第一更)

这道剑光粗大无比,撕裂长空,让人心里一下升起完全无法抵御不如就此束手的念头,而且眨眼之间,剑光就要及身,比石轩的剑气雷音还要快上两三倍,甚至周遭空间也被这剑光锁住,让石轩无法逃脱开来。

还好石轩经过论剑大殿那位天仙大能的剑意考验,此时完全不被李怀远的剑光影响神魂,收束住念头,心中一片平静。

这生死一瞬间,石轩也没什么好藏私的,九阶道术青玉雷衣使出,一件仿佛由无穷青色雷光凝聚浓缩而成的道袍出现在身上,挡住了那浩荡的剑光。

剑光、青光道袍相撞之后,数不尽的细碎剑气、雷光、火光如同烟花般向四周绽放,远远看来是一副美轮美奂的画卷。

虽然青玉雷衣挡住了李怀远的贯日剑,但石轩还是被打得倒飞出去,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然后被白色长虹赶上,又是一剑斩下,再次绽放出白色剑气、青色雷光、赤色火花。

石轩的精妙剑法、各种道术以及太极图、阴阳二气瓶,在李怀远三重天圆满的本命灵器贯日剑压制之下毫无用处,正是以力破巧,以势压人的做法。

此时,谢小安和另外六位神魂修士的剑光才飞到了石轩身边,可是九阶道术岂是易与,就算再硬接十来剑贯日长虹也没有问题,所以这七道剑光如同给石轩挠痒痒般没有任何效果。

石轩在进阶神魂的时候就经历过生死考验,加上本身就是一个有决断的人,知道就算暂时摆脱了李怀远等人,也无速度优势,很快会被追上,耗空秘宝符篆后身死当场,加上贯日剑还能锁住空间,让自己无法用出大小挪移术,所以在用青玉雷衣硬接贯日剑和另外七道剑光时,毫不犹豫地就将宛如星辰般的外丹激发,就在青玉雷衣之外贯日剑旁引爆。

至于为什么不是一次调动起外丹三成的力量,从而摆脱空间干扰呢,那是因为贯日剑速度极快,不重创它的话,很可能石轩施展挪移术还未完,剑光又是已经斩来,再次锁住空间。

李怀远正是剑气纵横、肆意畅快之际,没想到石轩身边一下出现一颗发出灿烂星光的珠子,顿时心中涌现恐怖危险之感,念头还没来得及转动,让贯日剑飞回,那珠子就猛地爆炸开来。

无尽虚空之中,似乎出现了点点繁星,散发出璀璨明亮的星光,接着星光收缩,繁星坍塌,最后浓缩于一点。

“不!”李怀远惊恐地吼叫出声,口中鲜血狂喷,整个人一下就萎靡起来,另外谢小安和其他六位神魂期修士也是脸色惨白,自己的本命飞剑可也在石轩身边,虽然没有直接承受外丹自爆的威力,但光是余波就让他们的本命法器吃不消。

石轩此时也不好受,星辰铁甲兽内丹爆炸的威力实在惊人,就算身上有九阶道术护体,也狠狠吃了一番苦头,甚至青玉雷衣也变得黯淡非常,似乎下一刻就会消失掉。

事不宜迟,石轩可不敢等李怀远喘过气,用出他的道术或者符篆、秘宝来,当即拿出五火七禽扇,向着碧罗山方向一扇,虚空中就裂出一条黑缝,然后石轩往里一跨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浑蛋。”李怀远刚刚缓了过来,就看到石轩消失,就算本命飞剑受到重创,但自己可是有好几门五阶就快六阶的道术,拿下石轩是轻而易举,想不到石轩的逃命之法如此厉害,居然能远距离挪移。

李怀远神识展开,到了金丹期,神识已经能笼罩千里,尤其是李怀远这种老牌宗师,更是能将两三千里之外的事物感觉的一清二楚,你石轩的远距离空间挪移再厉害,也不可能超过四千里吧。

但李怀远一下就觉得头晕目眩,口中、耳中不停流出鲜血,根本无法展开神识,恨恨地道:“便宜这小子了。”手一挥,贯日剑就飞了回来,本来九寸长,通体白光的贯日剑,现在是缩小到了三寸多长,白光完全消失,露出了白乎乎的剑体。

李怀远心痛地看着贯日剑,并将它收入丹田,这本命灵器实在受创太重了,没有一二十年将养,是无法再次使用的,连带着李怀远自己也是重伤,实力骤降八成,要知道李怀远的道术都未能满六阶,只有这三重天圆满的本命飞剑威力相当于八阶的道术。

刚才真不应该打什么狮子搏兔也尽全力的主意,应该就用道术来干掉石轩的,李怀远悔恨不已。

谢小安和其他六位神魂期修士,也收回了自己的本命飞剑,心中暗自庆幸,虽然刚才的余波也让自己的本命飞剑受创不轻,没有七八天的温养无法再次使用,但也幸好是余波,否则本命飞剑就化成灰灰了。

“想不到他手上居然有妖兽内丹,而且还不知珍惜将地妖兽内丹练成外丹,练成外丹也就罢了,居然舍得自爆开来!”一位神魂期修士愤愤不平地说道,要是自家有颗妖兽内丹,怎么会如此糟蹋?!

听到这句话,李怀远脸上却是浮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:“刚才外丹的气息很是熟悉,等等,应该是散修想要追杀的宗师星照的气息,嘿嘿,想不到星照就是石轩,石轩就是星照,过几日与散修会合的时候,把这个消息卖给他们,让他们在这洞天之中将石轩斩杀。”

“可是二哥,散修还有几日才能到,而且还要先去灵剑峰,那石轩应该早就离开洞天了,哪会还留在这里等他们来杀。”谢小安虽然心中惶惶,也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,“对了,听你的意思,二哥你还准备去灵剑峰啊?”言下之意就是你实力十不存一,何必再去趟那浑水呢。

李怀远叹了口气道:“没杀掉石轩,出去之后,大家就得作鸟兽散,从此隐姓埋名,既然如此,不如再去灵剑峰一趟,看看能没能捡到点好处,也好为日后做些打算。”他已经没有之前志在必得的自信了,可这话说的其他神魂期修士是心有戚戚然,纷纷点头同意。

“至于石轩嘛,刚才那外丹自爆,他就算有九阶道术护体,也是受伤不轻,这种情况下,他肯定无法穿过那么多的天魔出洞天去,只要咱们好好谋划一下,比如在出口守住,未尝不能守株待兔。”李怀远淡淡道。

其他神魂期修士听得眼前一亮,似乎看到了不用隐姓埋名的希望:“二庄主,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守在洞口。千万不能放虎归山!”

李怀远游移不定,知道现在去守住出口是最佳选择,可又放不下长生之望,颇有点首鼠两端的为难:“这样吧,本座身上还有好几张五阶道术的符篆、秘宝,将这些给你们,你们去洞口守住,本座则去灵剑峰,希望能捡到点好处。”

经过一番商议,李怀远和两名神魂期修士继续去灵剑峰,谢小安带着剩下四位神魂期修士去出口守住石轩。

…………

这是一片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丛林,树木参天盖地,可是树林之中只有一些虫类之物,没有其他鸟兽,所以显得很是寂静,唯有风穿过树叶的声音响起。

石轩确实是受了伤,但并不是李怀远想的那样,在外丹自爆之下受到重创,他对于九阶道术的威力全靠自己猜测,所以不准之处在所难免。

青玉雷衣是完完全全抵挡住了外丹自爆的威力,可在空间挪移时,其效用已尽,消失得一干二净,因此石轩受到远距离空间传送产生的空间风暴袭击,即使用出九龙神火罩、彼岸金桥加上云雾仙衣,也是受了一点伤。

此时石轩正在几株大树之间隐秘处盘腿疗伤,好一会儿,才缓缓睁开眼睛,长吁了一口气,还好伤势不重,在丹药配合下,石轩已经是好的七七八八,只是身上保命底牌差不多耗尽,五火七禽扇也得两天之后才能再次使用。

石轩正在盘算是现在就回去,还是将碧罗山探查一番再回去,毕竟就算以后再来,那些保命底牌也不可能再次出现,另外可以预见,神剑山庄那帮人七八成会在出口处守着自己,要是速度没他们快,现在回去就是自投罗网,但现在自己在哪里,距离出口有多远?

石轩抬起头观察起附近虚空漂浮的那些残破大陆、海洋、山峰等,猛然间找到一处明显的标志物,顿时暗暗失笑,想不到自己就在碧罗山后山了!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、得来全不费工夫,五火七禽扇这一扇子,可足足有五千多里远!

要知道五火七禽扇上的大挪移术,石轩只能把握住方向,距离按江真人讲就是近千里,以千里为单位,至于是一千里,还是九千里,那就全看人品了,所以就很容易就被挪移到了什么死地、绝地。

既然这么远了,再赶回去也是比不上神剑山庄的修士,那么不如在这里探查一番,等到罗浮派的修士进来,自己再跟着他们行动,以乔慕白那正义狂的性格,十成十是会出手帮自己的。

刚刚下定决心,石轩就感觉到有东西向自己飞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