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分头入塔遇凶险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十七章 分头入塔遇凶险(第三更)

南蛮十万大山一处隐秘山谷。

山谷外大树成林,云气缭绕,山谷内绿草如毯,小溪奔流,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。

此时正好夜间,在小溪旁宽阔的绿地上,燃起了堆堆篝火,世代居住在此的苗民们欢歌乐舞,尽情享受着一年一次的丰收祭礼。

到了最后,所有苗民们在两位白发稀疏、面枯手抖的长老带领下,向着祠堂走去,接着拜倒在一尊神像下,齐齐叩头口诵:“谢洞渊神尊庇佑。”

…………

石轩见到门户出现后,并没有急于进去,一边用神识探查门户内的情况,一边打量其他修士。可是这座宝塔的禁制很是强悍,神识进去后,只能延伸不到三丈,而其他修士则只是随便探查了一番就遁了进去,尤其是七位神魂期修士,因为现在晶壁消失,他们的作用已经等于没有了,那些金丹宗师对他们出手可不会再有顾及,所以抢先入塔,争取找到一两件宝物就赶紧离开。

见状,石轩只好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洞府,身上星辰道袍光芒大作,玄金护身功全力激发。门户后面是一条一丈宽的金砖甬道,其上闪烁着淡淡金光,石轩用神识扫过时,被里面蕴含的强大禁制反弹了回来。

这洞渊神府,因为勾连地肺煞气,所以百万年来元气不绝,洞府内禁制保存得相对完好,当然,有利也有弊,在洞府主人身陨的情况下,整个洞府就被煞气沾染,变得仿佛幽冥鬼府似的。

石轩刚踏足甬道上的金砖时,听到那清脆悠远的回声,整座宝塔安安静静,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十一个修士进来。

沿着甬道走了一会儿,这甬道逐渐开始变宽,两旁开始出现一些高举金灯的神将雕像,金灯里面是不灭之焰,金黄色的火焰将整个甬道变得更加金碧辉煌。说是不灭之焰,其实只是夸张,这些火焰都是借助整个宝塔的阵法禁制来维持,一旦阵法被破,它们就会自然熄灭。

见识过外面的神兵、神将所化阴鬼,石轩对这些神将雕像都是小心戒备,谁也不知道它们下一刻会不会苏醒过来。

果不其然,当石轩经过他们的时候,这些雕像突然就扑了出来,石轩早有防备之下,接连弹出几道星辰屠魔剑气就将这些雕像大卸八块了。

可有几道星光穿透神将雕像后,打在了两边禁制上,只见那禁制立刻浮现,层层叠叠,玄奥非常,散发出耀眼金光,之后禁制将那几道星辰屠魔剑气吸纳进去,接着凝结出几百口金色飞剑,嗡嗡作响地颤抖着,似乎只要石轩再踏前一步,就会向他飞将过来。

石轩见这禁制似乎能吸纳自己的道术、法力来增强本身,然后再攻击自己,也就是说若是自己继续用星辰屠魔剑气攻击这几百口金色飞剑,那很有可能会使金色飞剑越变越多,当然,控制能力超强的情况下,灵气、法力互相泯灭是比较好的状况,可惜石轩现在还达不到这个程度。

不过石轩有更好的选择,将口一张,黑白二气一现,那几百口金色飞剑就不由自主投了过来,在黑白二气中渐渐消融,化为了纯正的金色灵气长河,被阴阳二气瓶吸纳了进去。

禁制重新黯淡了下来,石轩赶紧往前,因为不知道其他修士是什么状况,要是他们乱发道术、神光、术法等,很有可能自己这边的禁制也会被重新激发起来,而且会越来越强。

当石轩用小有清风遁前行了几个呼吸后,黯淡下去的禁制重新亮了起来,不停凝结出金色飞剑、黑色巨石、蓝色水刺、赤红火球,而且威力是越来越大,从最初石轩不屑一顾的一阶术法,一刻钟之后就全部变成了九阶术法。

石轩不敢硬挡,统统用阴阳二气瓶吸纳进去,但阴阳二气瓶现在只得五重天圆满,威力相当于八重天法器,到最后吸纳起九阶术法时,颇为费力。

不过,正因为有了阴阳二气瓶,石轩这一路上基本没有停留,已经能看到前方十丈远处的宽广大厅入口,里面不时有光华闪过,看起来有宝物在其中。

可就在这时,禁制是越来越亮,凝结出了一杆金色长枪,散发出恐怖的气息,往石轩背后投来,转眼间就飞到了石轩背后。

一道青色雷光闪过,挡住了那金色长枪,两者相交之处,爆发出巨大的声响和波动,隐隐有划破大气的雷音响起,最后金色长枪消失,化为大量法力,重新被禁制吸收了进去,而青色雷光则是倒卷回去,落入了石轩手中。

石轩刚才见那金色长枪的威力居然超过了一阶道术,快要达到二阶道术,只好用手上最强的手段天雷伏魔剑加上剑气雷音来抵挡,其他手段倒不是不能抵抗,只是要么是符篆、秘宝,用了就没,有点可惜,要么是能挡下,但会放缓遁光,容易被缠上,所以天雷伏魔剑成了最好的选择。

这一挡之后,石轩已经是遁入了大厅,然后只见来时甬道上的禁制黯淡了下来,最后完全变得平静,当然,其他甬道上的禁制相应地变得更亮了。

“想不到星照道友来得可真快啊。”玄亦真微笑着站在大厅中央,手上拿着一口飞剑法器,面前是一根半人高金色柱子,柱子上是一个空的白玉匣子。

大厅中这样的柱子还有六根,不过里面的法器只剩下了一件,其余都是空空荡荡的匣子,而林深河见到石轩进来,边拿剩下那件法器边笑道:“星照道友练得是星辰元磁功法,过这甬道应该只比林某稍慢,想来是开头太过谨慎,耽误了点时间。”

石轩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,而是淡淡问道:“不知玄道友和林道友可在这里发现了镇压心魔的高阶法器,本座愿意用你们满意的物品交换。”

林深河摇摇头,拿出四件法器,分别是双钩、金灯、道袍、玉簪:“这些都是林某所得的七重天法器,但没有一件是镇压心魔之用。若不是还没找到如何进入第二层宝塔的方法,林某还真不一定取这些物品。”

玄亦真也是摇头道:“本座只得一口飞剑,一块盾牌。星照道友想要得到的应该在宝塔其他层。”

同时两人深深地看了石轩一眼,看星照老鬼这样子,莫非真的只要镇压心魔的高阶法器?若是如此的话,拉拢他可是上上之策。当然,不能只是听信一面之词,还得仔细观其行。

“如此,我们还是找找怎么去第二层吧。”石轩见那六件法器确实不像是镇压心魔,于是开始观察起整个大厅。

话音还未落,另外几条甬道中就遁出几个人来,里面有身周飞着一面碧玉小巧盾牌的胡珊;一身绿色幽火黯淡不少的鬼哭上人;有些狼狈不堪的辉夜;浑身血污的阮希浩;钗斜发乱的周绮;一只手臂从中折断的夜十六。

他们从甬道出来,各自甬道的禁制也黯淡了下去,接着另外三条甬道禁制更加明亮,不过几个呼吸之后,这三条甬道的禁制就同样黯淡了下去,只是再没有人从里面走出来。

随着所有甬道禁制平静下来,从宝塔第二层上落下一道清光在大厅正中,化成台阶状。

“几位道友,继续前行吧。”玄亦真似笑非笑地扫了几名神魂期修士一眼,然后当先踏上清光阶梯。对于这几名神魂期修士,或许留下来探路比杀掉好。

鬼哭上人这次不敢落后,和林深河一起,赶紧随着玄亦真往第二层而去,之后是石轩和胡珊。

几名神魂期修士对望一眼,再看了看身后貌似平静的甬道,后退无路,只能硬着头皮上第二层了。

…………

黑甲身影和十名鬼将站在宝塔之下,看着宝塔通身变得晶莹剔透,不时有各色法力、神光从第一层蔓延而上,直达宝塔第七层,汇聚在其中的某个所在。

当这些法力、神光停止的时候,其中三个青石门户亮起,其上大睁眼睛的神灵头像一阵扭动,变成了三个不同模样的面容,两男一女,表情痛苦、狰狞,若是玄亦真、石轩等人看见,一定会认得,这三个模样分别是祝云伟、苏凡、席雯。

从这三个头像上延伸出一道红色细线,一直往上而去,汇入宝塔第七层。

然后这黑甲身影和十名鬼将就化成黑光,飞进了宝塔。

…………

石轩刚刚踏上宝塔第二层,就见到一名金甲神将打出一道金光向自己袭来,连忙手一指,青色雷光再次闪现,直直劈在金光正中,将那金光打得偏离开去。然后青色雷光回转,恰恰挡住另外一名金甲神将御使的金色飞剑。

这金光差不多有金丹期神光的威力了,也就是一阶道术,在禁制加持下,这些金甲神将超过了宝塔外的那些,有无限接近下品金丹的实力,若不是灵智低下,自己绝对比现在更加吃力。

这是石轩自己与那金甲神将交手几回合后的感慨,他们无论是法器,还是术法,都是威力倍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