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画上走下嫡仙人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四十二章 画上走下嫡仙人

——感谢萝卜之王朋友打赏。群号:213933048

七日后。

正殿之外,几十位王公大臣正聚集在一起等待国主出来。

三司大臣见周围其他人都在窃窃私语,也对旁边的兵马大臣道:“是不是真有神仙给国主托梦啊?“

兵马大臣是车驼国中少有的不信道之人:“本将军看是国主见尤约王子病重,着急之下,日有所思、夜有所梦罢了。”

三司大臣摸着白胡子,表示不赞同:“可是国主能清清楚楚地记得梦里神仙的长相、话语,你做梦的时候能记得这么清楚啊?”

“哼,本王看九成是邪魔外道作祟,长白仙山的老神仙们可不会看着不管的。”插话之人是国主的亲弟弟尤古。

“嘿,我从过路的商人那听说,长白仙山可是被雷给劈了,想来暂时没空管到咱们这里。啧啧,听说那雷足有山峰粗细,呈紫色,只是一击,就将那山峰给劈垮了。”内务大臣也接嘴说道。

尤古冷笑一声:“等到长白仙山老神仙们来了,看你们还敢不敢这么说。”

几个大臣顿时沉默了,平时都笃信仙道,自然畏惧神仙,只有兵马大臣中气十足地道:“那哪是什么神仙,只是些奇人异士而已!”

尤古正要反驳,可却被三司大臣软绵绵的一句话顶了回来:“我不知道长白仙山的老神仙们什么时候来,可要是等等这位来自海外仙山的神仙真个降临的话,尤古亲王你还是少说点为好。”

说话间,时辰已到,只听吱呀一声,却是正殿之门被侍卫拉开,身着素白袍子的国主尤罗双手庄重地捧着一轴画卷,神情严肃地走了出来,诸位王公大臣立刻停止了议论,恭谨地站在大道两旁。

尤罗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走在御道上,斜风吹得他白袍起舞、猎猎作响。当他走过一个王公大臣时,那位王公大臣就会站出来跟随其后,因此走到宫门外时,尤罗身后已经跟随着整齐的几十位王公大臣,两边是威武庄严的侍卫。

宫门外等着的是中下级官员们,足足有好几百位,他们一看到国主出来,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,自觉地等国主和王公大臣们走过,之后按着官场排位,紧跟其后。

走上猛虎大街,周围是黑压压的一片百姓,他们被国主和官员们沉默严肃的气氛感染,都不自觉地停下说话声,然后跟在了队伍后面。

整个队伍越走人越多,当来到东郊的祈天台时,已经足足有了好几万人,这好几万人一片寂静,只能听到沙沙的脚步声,整个场面显得神圣而肃穆。

祈天台有九层,白玉栏杆、白玉台阶,一共有十二条支道能走上台顶,正南方位那条支道最为宽阔,台阶数也最多,足足有八十一阶。

尤罗在正南支道前停留片刻,等到群臣军民在身后站立妥当了,才捧着画卷,踏上了那合九九八十一之数的白玉台阶。

随着国主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走,似乎天地间真有神仙关注于此处,本来有些阴云蔽日的天空也重新放晴,下面所有人都宁气屏息,静静期待,哪怕是那些最不信道的,在心里也隐约有了些期盼,这次怕真有神仙降临。

这种期待在国主踏上祈天台最高层时达到了最大,甚至有人不由自主地就跪了下去,口诵道经,一旦有人跪下,周围的人自然而然就受到了影响,同样也跟着跪了下去,没一会儿,整个祈天台周围就无人还在站着了,就连周围兵士,都是恭敬跪立。

尤罗将那轴画卷展开,挂在祈天台中间的圆柱上,然后往西弯腰倒退几步,面向画轴而跪,向着东方念起祈文来。

百余字的祈文,在尤罗一字一顿的声音中,足足念了一刻钟,每念一个字,似乎阳光就多洒了一些在祈天台上,当念完时,整个祈天台就完全笼罩着耀眼日光中,令人无法直视。

如此神迹展现,尤罗心中有了底,下面的王公大臣、庶民百姓则掩饰不了内心的惊叹,纷纷倒抽一口凉气,然后马上低头诵经。

尤罗从怀中取出写有祈文的白纸,将它点燃放在画轴前,接着连续九叩,每一叩前都大声喊道:“恭请蓬莱仙山上元清妙天玄上仙降临。”

他每喊一声,下面的几万人也异口同声地跟着喊道:“恭请蓬莱仙山上元清妙天玄上仙降临。”

“恭请蓬莱仙山上元清妙天玄上仙降临。”

“恭请蓬莱仙山上元清妙天玄上仙降临。”

…………

所有声音合于一处,直冲云霄,竟然使得周围元气隐有震荡,说时迟,那时快,在最后一声大喊中,一座神圣、浩荡、庄严、肃穆、光辉的金桥从天边延伸了过来,直直落到那副画像上。

金桥放出万道毫光,周围天花乱坠,空中有若有若无的仙音清唱响起,每个人都是如痴如醉,沉迷不可自拔。

尤罗心中更是激动,死死将头抵在地上,然后猛然看到周围金光亮起,忙抬眼看去,只见画像中的水墨仙人像竟然露出微微浅笑,然后往前走了一步,那白袍神仙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,身后画像上则是一片空白。

这天玄上仙一出现,整个祈天台地面上朵朵金莲从无到有,纷纷绽放,天空中飘下带有阵阵清香的瑞花,一时之间,宛如仙境。

不仅祈天台上如此,就是周围跪着的大臣百姓们也纷纷抬头看着自己上方,半空中许多花骨朵如雨般落下,可是刚刚落下不久,那花骨朵儿就变成了花苞,然后慢慢开花,一瓣一瓣从花苞中展开,绽放出最美丽的风情,整个场面宛如天女散花。

有人试着伸手接了一朵,顿时觉得无比真实,拿到眼前一看,居然是真正的鲜花,震惊地难以言语,只能虔诚地跪在地上,频频磕头,眼中泪如泉涌,信道几十载,今日终于看到神仙了。

这个时候不分王公、大臣、庶民、百姓,有的只是虔诚仙道的红尘中人,在这仙境一般的感受中或惊讶、或赞叹、或感动、或狂热,就连兵马大臣这等人物都是难以抗拒地口诵仙人名号:“蓬莱仙山上元清妙天玄上仙。”

“本座知你笃信仙道,其心甚诚,所以特意显圣医治你家孩儿。”天玄上仙慈和的声音在尤罗耳边响起,让他从震撼中回过神来,他马上再次九叩,方才指着下面道:“我家孩儿就在祈天台下,还请上仙施展仙家妙法。”

那个方向最前面放着一张软椅,上面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年轻男子,肚子高高拱起,宛如怀胎十月。

天玄上仙微微一笑,将手一招,一道蓝光就飞到了那年轻男子身上,只见那男子耳中、口中、鼻中、眼中立刻就爬出了拇指大小的黑色甲虫,光是看到就让人觉得狰狞、恶心,尤罗等人都被吓了一跳,想不到是这种虫子害得尤约生病。

接着一道黑白分明的光华从天玄上仙手中飞起,那些黑色甲虫不受控制地就被吸了起来,然后不知所踪,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,年轻男子的肚子就恢复如常,整个人呼吸都稳定了下来,缓慢醒转,口中喊道:“父王。”

尤约激动地泪流满面,转身再次叩头,嘴里说着赞美上仙的话,可是兴奋、激动、狂喜、狂热等情绪混杂下却是有些吐字不清。

天玄上仙见下方黑压压地跪着一片,微笑开口:“此间已经事了,本座还要回转蓬莱山。”

上仙既有旨意,尤约也不敢挽留,只能口中喊道:“恭送上元清妙天玄上仙回驾蓬莱仙山。”

底下几万万人再次同声高呼:“恭送上元清妙天玄上仙回驾蓬莱仙山。”

“恭送上元清妙天玄上仙回驾蓬莱仙山。”

“恭送上元清妙天玄上仙回驾蓬莱仙山。”

……

万众一心,只显得气势无比宏大,在这氛围中,天玄上仙一脚踏回画卷上,重新变成了水墨仙人像,那些地上金莲、空中瑞花,纷纷凋零,最后随着那道神圣、浩荡、庄严的金桥收回天边,它们也在风中消失无踪了。

上仙虽走,可这几万人还是狂热地跪在原地,边磕头边继续高呼:“恭送上元清妙天玄上仙回驾蓬莱仙山。”

一声声呼喊中,天上飘起蒙蒙细雨,那些还在磕头的人们惊讶地看着眼前,那里一株株小草从无到有,生长壮大,转眼间,整个祈天台周围变成了青绿的草原,让人心旷神怡。

“我的咳嗽,我的咳嗽,好了!”

“我的头痛病也好了!十多年了!”

“我觉得自己有力气了!”

…………

议论声逐渐响起,都是又惊又喜,众人这才发现这细雨如同甘霖,淋在身上是说不出来的舒服,很多人困扰多年的顽疾已经不药而愈,就连软椅上的尤约王子也从虚弱变得正常,一骨碌爬了起来,跪在地上,磕头高呼:“上元清妙天玄上仙大慈大悲,仙福永享。”

随着他的呼喊,周围的人也开始高呼:“上元清妙天玄上仙大慈大悲,仙福永享。”

最后,整个祈天台周围,万人齐呼:“上元清妙天玄上仙大慈大悲,仙福永享。”

正可谓是,风云激荡、声震上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