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争斗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二十一章 争斗(第三更)

——感谢丙火燎原朋友评价票

石轩用迷魂幡抖出一道黑光,打在水晶盒子上,激起一阵涟漪,此时石轩已经感觉到秽气大阵里有人在用阳性、火属法器、术法等试图破阵,因此不再藏私,另外一只手拿出乾阳青灯,分出一点乾阳真火在水晶盒子上。

水晶盒子一遇到乾阳真火,就如冰雪般消融,石轩探进手去,一把抓起混沌鱼皮,放入了储物袋中。

突然一阵平和、温热的金色光芒透出秽气大阵的黑色迷雾,接着越来越亮,照得秽气迷雾中九条黑龙煞气不停奔逃,最后缩回了迷魂幡。

可以看到,在阵法中央,那曹老手中捧着一个透明圆球,圆球拳头大小,浮在他双掌上空一点,放出万道金光,将黑色迷雾尽数洞穿。

而短短时间内,地上已经躺着一名黄枫谷的弟子,看来是被黑龙煞气所杀。

石轩见秽气大阵被破,也不强撑,迷魂幡飘到脑后,垂下道道黑光,护住全身,然后往两界神石的白玉案桌急速飞去。

那些修士们,也顾不得找石轩算账,慌忙奔向早就看中的器物,其中向六件灵器那边跑去的就有九人,跑向材料这边的是五人。

刚刚烧掉两界神石的水晶盒子,石轩正要将手伸向其中,一道黄色剑光就向石轩劈来,正是黄枫谷李万年。

石轩伸向两界神石的手并没有收回,而是凭着乾阳真火网和迷魂幡两大防护硬挡了黄色剑光一击,抓住机会将两界神石收入了囊中。

身上金龙鳞甲隐现,十八点灯火盘绕身周,条条黑光垂下,万象无影剑所化清光也缠向了黄色剑光,除了没用道术,石轩现在是战力全开,因为必须要速战速决,厚土宗那位曹老已经向七窍玲珑木飞去,而在七窍玲珑木旁边就是阴阳玉圭,要是晚了一点,被曹老拿走,想要再抢回来就很难了,毕竟曹老既是引气圆满,又是阵法大家。

李万年气得哇哇大叫,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物,如雨点般打向石轩,竟然是针头泛青的一把飞针。

可惜这飞针遇到了克星,那泛青的部分一碰到乾阳真火网就自行燃烧,然后飞针无力坠地。

石轩得手两界神石之后,不再被动防御,一道清光流转,在空中消失了影踪,脑后迷魂幡刷出三道黑气和七道白光,往李万年攻去,在此之前,则是乾阳青灯分出一点乾阳真火。接着袖袍一扬,一道三昧神风真气就以极快的速度超过前面的攻击,最先到达李万年身边,同时石轩本人也飞向了李万年。

见到石轩攻势凶猛,李万年不敢怠慢,黄枫真气大涨,一座玲珑小塔飞到头上,垂下九道琉璃光芒,护住全身,接着黄色剑光飞回,上下盘旋。

三昧神风真气化成一股飓风,卷起漫天黄沙,李万年只觉得眼前尽是黄影,密密麻麻的打击声不停在琉璃光芒上响起,突然,黄沙大风之中一点火光浮现,直直落到琉璃光芒上,将那琉璃光芒烧出了个大洞。

三道黑气、七道白光尽数穿过大洞,打在李万年的黄枫真气上,让李万年只觉得体内真气翻滚,同时头晕眼花,有种灵魂被定住的感觉,接着清光在李万年眼前一闪,他的太阳穴上就多了一个对穿孔洞。

石轩头也不回就越过了李万年,往那阴阳玉圭而去,手一指,清光从李万年太阳穴中飞出,想要阻止曹老去取阴阳玉圭。

曹老此时刚刚收好七窍玲珑木,正要飞往旁边放着阴阳玉圭的白玉案桌,见到石轩万象无影剑来袭,冷哼一声,身周出现三面小小令旗,结成一个三才阵法,就要迎向清光。

清光剑影并不力敌,因为石轩本身的意图就是用飞剑缠住曹老,所以万象无影剑忽前忽后,忽左忽右,忽而化为旋风,忽而遁去无影,将曹老死死缠在原地。

可惜曹老并非等闲之辈,那三面令旗位置一换,曹老身边就好像多了一层黏土,让石轩的万象无影剑一进入其中就迟缓起来,同时曹老脚下现出两只风轮,只是一转,曹老就抢在石轩前面一些,到了阴阳玉圭之前。

趁曹老破开水晶盒子的空隙,石轩的乾阳真火也到了曹老的身后。曹老感觉到极端的危险,不敢冒险去取阴阳玉圭,而是探入储物袋中,拿出一个小瓷瓶,往乾阳真火上一扔。

那小瓷瓶遇火便裂,里面出现一滴清水,清水似乎极轻,飘飘忽忽落在乾阳真火上,然后那处就冒起一阵白雾,两物竟然同归于尽。

…………

百草阁外大道上。

令洪跟着赵静定逃出百草阁后,正要赶上师傅,问问接下来该做什么,就见到师傅突然停在了前方,连忙赶将过去,只见赵静定脸色惨白,嘴角全是鲜血,身形摇摇晃晃。

“师傅,你伤势这么严重?”令洪关心则乱。

赵静定摆摆手:“老夫先疗伤,他们一时半会儿出不来。”说完就服食了一粒丹药,然后盘腿打坐。

“令道友,赵前辈伤势如此严重?”稍晚一步的高星看到赵静定的脸色,联想起他在百草阁中的表现,于是有此一问。

令洪皱着眉头:“师傅并未说过伤势如何,只是说要先疗伤。”

高星嘿嘿一笑:“如果不是伤势严重,赵城主怎么会在此地疗伤,大可以离开之后在做嘛。这里那么危险的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令洪见不得高星兴灾乐祸的样子。

“能有什么意思。就是说,倒!倒!倒!”高星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微笑。

令洪双目圆瞪,不可思议地往地上倒去,张嘴欲言,可是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,只能用愤怒、疑惑的眼神看着高星。

高星松开左手手掌,里面攥着一个小鼻烟壶:“本来辛辛苦苦弄到这酥气麻骨风,是为赵前辈准备的,不过看赵前辈重伤的样子,还是用在令道友身上比较换算。”然后随手一扔,就将那鼻烟壶给抛了出去。

“哦,想不到高道友居然处心积虑要对付老夫,不知与老夫有何深仇大恨?”却是赵静定睁开了眼睛,平静地问道,看不到一丝惊慌。

高星面目狰狞:“赵匹夫,你还记得罗氏三兄弟吗?”

赵静定淡淡地道:“不就是陨落在这仙府的那三位兄弟吗,老夫当然记得,出发前还说过,他们有合击秘术,三人联手能抵得住一个神魂期,可惜还是没能从这仙府中出去,高道友怎么不记得了?”

“哼,陨落在仙府中?其实是你下的毒手才对!”高星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。

赵静定面色终于有变化,微微有些惊讶,也不否认:“你如何知晓的?”

“老匹夫,你以为全部杀死了吗?我大伯当时只是重伤,逃入了道路两旁,自以为在禁制攻击下必死无疑,谁知道里面有条小路,居然能直达广阳真人起居之处,比你这老匹夫还要更早从仙府中离开。之后怕你追杀,带上我隐姓埋名,今天我罗星终于有机会报这杀父大仇!”高星,应该叫罗星了,目光凶狠,往赵静定走去。

“原来如此,想不到还真有漏网之鱼。”赵静定又恢复了平静。

“哼,我知道你是想逗我说话,然后抓紧时间疗伤,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!只是有一个疑问,我大伯百思不得其解,很想听听你的解释。”罗星的阳火剑已经蓄势待发,“当年仙府中,三大派拿到的宝物最多,其次就是老匹夫你了,其余散修只是拿到一点点好处,甚至有几位一点也没拿到,你这老匹夫为何会暴起伤人?难道和所有人有仇?”

赵静定微微一笑:“我想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。”说话之中,那青色小鼎就从丹田跳了出来,放出九道青光,四道缠住阳火剑,五道捆住罗星。然后在罗星大惊失色表情中,施施然起身,面容也变得红润,一点儿也看不出受伤的样子。

“你?你没受伤?!”罗星惊恐交加。

“一点儿小伤而已,服药调息片刻就好了,否则老夫哪会在如此危险的道路上疗伤。高道友,不对,罗道友,安心上路吧。”赵静定袖袍一挥,观海真气将罗星打得粉身碎骨。

赵静定从罗星储物袋中找出酥气麻骨风的解药,放在令洪鼻下一闻就让他恢复力气跳了起来,很是惊讶:“师傅,你只是轻伤?”言下之意是,既然只是轻伤,那为何退出九转九还玉液神丹的争夺?

赵静定也不回答,神色从容,悠然往前而行:“我们去前面等着他们。”然后将罗星的储物袋抛给了令洪。

令洪带着疑惑不解的神色接过储物袋,知道里面有聚神炼魂丹,所以脸上又浮现出些许喜意,就这样,他表情复杂地跟着赵静定往前而行。

…………

胡兴武正在与董依依、厚土宗蔡正东两人争夺那紫红双剑,北斗剑剑光如星光,辗转间落下点点星屑,竟然凭借一人之力,压得这两人只有招架之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