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万宝楼 - 灭运图 - 美高梅mgm娱乐
灭运图

美高梅mgm娱乐

第十九章 万宝楼(第一更)

——感谢晓^^林同学投评价票。

这几条道路都很宽,两边是玉树琼花,美不胜收,只是间或有雷光闪起,让人望而生畏。在道路中则有禁止飞行的禁制,只能依靠肉身之力和术法加持前行。

“孙道友,想不到你有如此稀罕的法器,怕有七重天圆满了吧?”梁青青随意地走到石轩身边,笑颜如花地搭起话来,身上幽香阵阵,钻入石轩鼻孔,分外好闻。

其他人中,赵瑾瑜自从赵静定向她秘密说了一番事后就神情诡异,有不解有疑惑,此时在雷光耀陪伴下默默无语地走着,至于雷光耀则是像老母鸡护着小鸡,将石轩和赵瑾瑜隔开,并且不时警惕地看向石轩。金世杰、胡兴武两个独臂人沉默地走在前方。

石轩瞄了梁青青一眼,皮笑肉不笑地回答:“哪比得上青青妹妹你,在下可是花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脱出阵法,你可是一点儿损伤也没有就安然回来。”不说石轩本身对梁青青就无好感,就是石轩扮演的孙不凡也不是看到女人就无法思考的傻子。

梁青青眼圈微红,泫然欲泣:“我知道,你们都觉得是青青让刘大哥替死才能逃出生天,可是真的不是这样,是刘大哥主动牺牲自己的,青青也不想。”

“那又如何,在下可不想等等‘主动’牺牲自己。”不管事情真相如何,石轩都不打算搭理梁青青,所以有句话叫做无欲则刚。

梁青青珍珠般的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,委屈哀婉,动人至极,可惜石轩道心如铁,毫不动摇地走快几步,和金世杰、胡兴武并肩而行。其他人注意到两人的动静,都讥笑地看着梁青青,赵瑾瑜还向石轩投来赞许的目光。

“赵姑娘,不知道我们等下怎么破除禁制?”金世杰问起众人关心的事情。

赵瑾瑜拿出刚才赵静定给她的金黄色符篆:“这是父亲花费几十年时间炼制的破禁符,加上我们结成万流归海大阵,全力激发,有三成把握破除第三层的禁制。”

金世杰点了点头:“如此甚好。”三成把握已经算高了,加上其他三派的手段,第三层禁制的破除似乎就在眼前。

接下来的时间,几人都是沉默不言,一方面是仙府中压抑沉闷的情绪,一方面则是集中精神为等下万宝楼中的争斗做准备。赵瑾瑜倒是有几次偷偷看向石轩,像是想过来道谢,可是被雷光耀缠着,只能作罢。

一个时辰之后,前方终于看到一座四层小楼,金雕玉砌,环绕着淡白薄雾,仙气盎然,尤其是最高一层上不时霞光阵阵,放出瑞气千条,一看就有了不得的事物在其中。

“几位道友,我们快点进去吧,前两层的禁制已经没有了,可以放心直达三楼,也不知道黄枫谷和厚土宗的弟子有没有比我们先到。”雷光耀对金世杰、胡兴武、梁青青、石轩说道,此时梁青青已经恢复了平静,只是面容凄苦,让正常男人一看就想拥入怀中呵护一二。

几人都是默然点头,辛辛苦苦闯过阵法,以后是吃干还是吃稀,就看这一搏了,尤其是金世杰这等耗尽了以前所有奇遇之得的,而对于石轩而言,本命法器能否炼制成功,也看这次了。

万宝楼第一层中清冷空寂,地上铺的是光可鉴人的青砖,踏上去会响起阵阵清脆的回声,摆放法器、材料的架子有的倒在地上,有的损坏严重,有的保存完好,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上面都是空空荡荡的。

在大厅最后面是个青色光柱,散发出蒙蒙清光,石轩等人踏足其间之后立刻就来到了万宝楼第二层。

刚用同样的方式进入第三层,就听到吵杂的声音,看来有人已经先到了。

第三层与前面两层最大的不同就是在入口与大厅之间,有一面晶莹剔透的水晶墙,上面浮现出复杂的禁制,在受激之下放出阵阵金光。

在水晶墙前的是两拨人,分别是黄色道袍的黄枫谷修士和褐色道袍的厚土宗修士,各自只得五六个弟子,此时正在专心致志地破除禁制。

在他们中间,石轩认得四个熟面孔,黄枫谷的李万年、闻止鸿,厚土宗的谭世真、李玉,当然,石轩只是见过他们,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。

见到他们进来,两拨修士只是抬头看了眼,就又继续他们破除禁制的事情。黄枫谷是六个修士手持六面令旗站成一个阵法,看来是打算以阵破阵,不时打出白光到水晶壁上。厚土宗则是围在一个白发白眉、仿佛下一刻就会死去、脸上皱纹能够夹死苍蝇的老修士周围,将各自真气汇聚给他,而那老修士端着一个类似赵静定天衍探阵盘的罗盘,放出一道罗盘虚影在水晶墙上,虚影周围的禁制纷纷开始扭曲、变形,只是又被水晶墙给扭转了回来。

水晶墙并不是单纯防御,不时打出一道金光攻击黄枫谷和厚土宗的弟子士,只是他们早有准备,黄枫谷是用自己的阵法防护,厚土宗则是其余四名修士全力保护那位老修士。

在石轩他们准备布成万流归海大阵、激发破禁符的时候,紫霞派的人也赶到了,一共六个,有四个是石轩的熟人——蒋宗翰、董依依、顾云、方璇。

“李胡子、李婆婆,想不到你们早就到了,小妹望尘莫及啊。”宫装少妇董依依见到三楼的情形,浅笑着向另外两派打招呼。

李万年这时候可分不出精力来回答,只有白发老妪李玉在保护老修士之余,刻薄地回道:“那是董妹子你们想捡现成便宜,所以才姗姗来迟。”

董依依也不生气,也不组织紫霞派的弟子破禁,在旁边笑着旁观了一阵,才开口:“小妹看两派道友破除地甚是吃力,像这么各自为阵下去,怕是时辰到了也无法破除,不如大家齐心协力,先将这禁制破了,之后再论高下。”边说话边拿眼看黄枫谷、厚土宗的弟子和赵瑾瑜这边的散修。

黄枫谷六位弟子对望一眼,默契地收回阵法,退了回来,然后李万年站了出来:“董妹子,既然要大家齐心协力,那自然要定一个章程出来,对吧?”

那边厚土宗的修士也停了下来,目光炯炯地看着董依依,而石轩等散修也自觉地站到赵瑾瑜身后,等着商量结果。

“哎哟,能有什么章程,自然是大家将破阵之力合在一处,至于破禁之后,自然是各凭本事了,我想,大家也怕被捆住手脚,不敢放手一搏吧?”董依依笑吟吟地看了一圈,见到众位修士没有反对,就知道说到他们心坎了。

李万年沉声道:“那破阵之时呢?要是有人保存实力怎么办?”

“若是发现保存实力的,那人人得而诛之可好?而且若是能破掉禁制,那自然是短时间的功夫,就算用了全力,也消耗不了多少,不耽搁之后的争夺,我想没有哪位会如此愚蠢,毕竟打不开禁制,就什么也拿不到!”这次是蒋宗翰站了出来。

众人都是露出同意的神色。

董依依见计策得授,笑逐颜开:“这么说来,没人反对了吧?”

“可是,应该如何齐心协力呢?”赵瑾瑜疑惑地问道。

“这个自然要问曹老了,他可是阵法禁制的大家。”董依依抿嘴笑指那快要老死的修士。

曹老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:“老夫已发现了此处禁制的弱处,若是集众家之力,应该能够破除禁制。”接着他讲起了如何配合的问题,简而言之,就是将各自的方法全部集中于那禁制弱处。

按着曹老的吩咐,石轩与其他散修布置成万流归海大阵,此时只有赵瑾瑜作为阵眼,不过只是激发破禁符,倒也绰绰有余了。

透过水晶墙,石轩可以看到第三层大厅里面的大部分事物,第三层比前面两层空旷了很多,只有左右靠墙摆着十多张白玉案桌,其中左边有十张,右边六张,中间好大一片没有任何事物。

每张白玉案桌上摆着一件器物,它们都被封印在一个水晶盒子里面,各自发出不同光芒,照得大厅里面五光十色,美不胜收。

在左边白玉案桌上摆着的是炼器材料,除开最里面一张桌子上石轩无法看到的器物,一共有九种。里面有黑白相间成太极图案,但却暗淡无光的混沌鱼皮,以及时黑时白、光彩夺目的两界神石,让石轩感到意外惊喜的是,在倒数第二张白玉案桌上,摆着一块似黑似白,让人看着就忽冷忽热的上部尖锐、下端平直的片状玉器,上面有着古朴神秘的花纹,正是阴阳玉圭!

其余还有太阴寒铁、西方真金、天河星砂、一盏玉杯盛着的九阳真水、一捧泥土模样的戊土之精以及七窍玲珑木,皆是光泽照人、不类凡物。这些都是石轩根据看过的道书里的记载推测的(玉简是能记录图像的),毕竟没有哪个阳神真人会在自家收藏下专门贴上名字,要知道以石轩现在的修为,记忆力就很强悍了,更不要说成就元神、渡过雷劫的阳神真人了。

同时,石轩只能在内心感叹,上古阳神真人的收藏果然不同凡响!而且,也确实可以看出广阳真人在准备炼制一件阴阳转化的法器。

右边的白玉案桌上摆着盾、镜、印、剑、衣诸般灵器和有其炼制、祭炼方法的玉简,一共是六种,其中飞剑是两把,一把紫色一把红色,紫色飞剑是三尺三寸长,红色飞剑两尺七寸长,隐有风雷霹雳之声传出。这些灵器,光是看着,就让人感到一种绝大的威压。